首页 > 书库 > 《驸马嫁到》公主嫁到穿越大驸马 强受 驸马嫁到反攻

驸马嫁到

古代言情已完结

《驸马嫁到》为文飘过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三驸马,吉时到了,请上车。”礼部派来的是一名小绿袍。哼,最多是七品,也很有可能是九品。虽说人是远远的就迎了上来,但是,高进明显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9 06:19: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驸马嫁到》为文飘过峰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三驸马,吉时到了,请上车。”礼部派来的是一名小绿袍。哼,最多是七品,也很有可能是九品。虽说人是远远的就迎了上来,但是,高进明显

《驸马嫁到》免费试读

“三驸马,吉时到了,请上车。”礼部派来的是一名小绿袍。哼,最多是七品,也很有可能是九品。虽说人是远远的就迎了上来,但是,高进明显的感觉到了这丫的根本就没把她当回事。小小的芝麻官竟在她面前鼻孔朝天,歪嘴斜眼滴。

“上车?”高进皱眉问道,“按礼不是应该骑马的吗?”按照大陈的礼仪,是由一支皇家乐队开路,新驸马骏马雕鞍,头上打着三檐青罗伞,浩浩荡荡的打马回家。

小绿袍皮笑肉不笑的解释道:“本来是应该骑马的。只是,圣上赏赐给三驸马的金马鞍还没有到位。三驸马身份高贵,御马司那边也说没有合适的骏马。下官只好如实向上峰禀报。上峰对此很重视。立即召集相关部门的长官召开了紧急会议。经长官们研究,一致通过,以车代步。这在先朝也是有先例的。当年天下初定,太祖皇帝赐宴六驸马时,有前朝余孽行刺。六驸马救驾身负重伤,无法骑马。太祖皇帝便用玉辇送六驸马回府。当然,我们礼部没办法给您弄来玉辇。不过,三驸马,这辆马车的来历也大着呢。据说也是太祖皇帝身前用过的,很有纪念意义。我们礼部费了一些手段,才把车从宫里借出来。”

感情皇帝当着文武百官宣布的那一长串打赏全是打的白条啊!高进深吸一口气,笑靥如花的问道:“那么,请问长官,圣上的赏赐到底到位了多少?”

小绿袍很无辜的摊开双手:“这不是下官职责范围的事,下官并不知情。三驸马,误了吉时,很不吉利的。”小绿豆眼睛一闪一闪滴,分明是在嘲笑她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什么好吉利的!这次本来就是送上门去当鳏夫滴。高进敛了笑容,哼道:“那辆很有纪念意义的车呢?我怎么没看到?”

小绿袍憋着笑指着乐队方向:“禀三驸马,就在那边呢。”

乐师们闪到两边,让出一条道来。据说太祖皇帝用过的马车终于出现了。

高进倒吸一口凉气,怒道:“太祖皇帝什么时候用过这种车?”骗猴呢。银螭,绣带,青幔,这明明是前朝四品命妇的坐车。她本来就是个女扮男装的,自然比旁人更忌讳这个了。

小绿袍正色道:“昔日,太祖皇帝年少之时,有次遇险,眼见着就要落入前朝鹰犬之手。幸而,这时,太祖皇帝遇到了孝文皇后。孝文皇后当时以去宁安寺上香祈福为名,把太祖皇帝藏在其母汪夫人的坐驾里,安全的帮助太祖皇帝出了城。所以,后世史官皆称,太祖皇帝和孝文皇后的旷世良缘便是起于这辆伟大的三架马车。难道三驸马不知道这个典故吗?”

确实是这么一回事。高进冷笑道:“长官,你当小爷是三岁黄口小儿吗?这都过去多少年来?太祖皇帝年少时坐过的马车,漆色还这般亮丽光鲜,连车辕都是九成新的!”那些簇新的绣带、青幔之类的布艺装修偶就不讲了,反正本来就是经常更换滴。

小绿袍咧嘴笑了,两颗大门牙跟兔儿爷有得一拼:“三驸马好眼光。据内务府说这车刚刚大修过,车辕本来就是新换上去的。毕竟有些年头了,就算再精心养护,也难免材料老化。三驸马,您瞧见那上面的绣带吗?下官听说这些绣带全是中秋节前才给换的。三驸马若是不相信下官之言,自可以去内务府查问。”

丫丫的,滴水不漏,口才不是一般滴好。高进词穷,说不过他,沉着脸朝着这辆伟大的三架马车走了过去。哼,就算是讨个彩头。说不定她坐了这车后,看在开国帝后的面子上,老天真的会赐她一份良缘呢。

小绿袍见她真的老老实实的去坐车,连个屁也不敢放,跟在后面忍不住掩嘴坏笑。呵呵,什么驸马爷,还不是夫凭妻贵吃软饭。三公主不得圣宠,三驸马便是浮云啊。

高进不是大陈朝头一个坐车回府的新驸马,但绝对是头一个坐着女人的车子回府的新驸马。一时间,万人空巷,全京城的老百姓都跑来看这位崔摧的驸马爷。拥挤的人群里,时不时有人怪模怪样的高喝一句倒彩。

前头开路的那五十个宫廷乐师很卖力的演奏皇家圣乐,可惜根本就盖不住这些不和谐的声音。

高进坐在车内,听得是清清楚楚。可恶,这帮狗官凭什么这样作践她!不过,转念一想:我为毛要愤恨不平呢?求仁得仁,这不正是我想要的效果吗?我本来就只是个打酱油的嘛。

头脸冷静了下来后,她便体会到了这辆古董马车的四大好处:首先,四平八稳滴,厚实的软垫显然是新换上去的,坐着很安逸。其次,空间够大,一点儿也不觉得闷。第三,呵呵,车里还备了四色精美的点心和一壶热乎乎的雨前龙井。她刚好饿了……还有,坐在车里,她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外面的人,而外面的人却看不见她。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世人看不穿!呵,骏马雕鞍,那叫死要面子活受罪,哪有坐车这么舒服!

等她舒舒服服的享用完茶点,车子也停了下来。

“三驸马,侯府到了。”车外传来了小绿袍的声音。

高进撩起车帘,从车里钻了出来。侯府大门洞开,几乎所有的青壮家丁都出动了。一个个铁青着脸,气的咬牙切齿。四周空荡荡滴,一个闲杂人等也没有。肯定是周管家带人事先清了场。

“进儿。”林夫人扶着周妈***手,快步迎了上来。

不等车奴跪下来当人肉车垫,高进提着袍角,利落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娘,孩儿回来了。”她握着林夫人的手,轻松一笑。林夫人的眼睛有些红肿,脸上的粉也有补过的痕迹,显然是哭过了。

周妈妈悄悄的转过身子,用袖角揩着眼泪。

林夫人连连点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小绿袍在一旁躬身作揖:“下官江守义见过忠勇侯夫人。”

林夫人真是从心里恨上礼部,根本就不拿眼瞅他,冷冷的吩咐周忠:“周管家,送客。”

小绿袍愣住了。他好歹也是奉了皇命过来办差滴,好不好?雷霆雨露均是圣恩。这侯府不要说恭恭敬敬请进府去喝杯茶,至少也应该给个正眼,说几句客气话吧。

“请吧,江大人。”周忠一挥手,旁边的家丁们抱着膀子涌了上来。

小绿袍的大饼脸气得一抽一抽滴,伸出二指,颤悠悠的指着家丁们:“你们,你们,哼,无礼,太无礼。”

礼部做出这样的事,居然还敢说别人“太无礼”,同来的乐师们慌忙拉了他退场。哗啦啦的,一干车马转眼间就走了个干干净净。

周忠望着落荒而逃的人群,啐了一口:“呸,周爷爷没用大棒子打发你们已经是客气了。”

“娘,其实孩儿很好的。坐车比骑马舒服多了。”高进悄声安慰着林夫人,脸上的笑容含糖量绝对超过四个“+”。

林夫人笑得很牵强:“好了,我们进去。”

“娘,爹呢?”从始至终,高进就没看到他露面,真的很担心他。

高成平生最爱面子,冷不丁的把祖宗的脸全丢光了,还不知道会气成了什么样子呢。

“你爹他没事……在书房等着你呢。”林夫人的眼神闪烁,支吾着。

这是意料之中的事。高进笑了笑,搀扶着林夫人进府,心里却七上八下滴,忐忑不安。

母女俩刚进府,就见高成穿着官服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爹。”

“老爷,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林夫人沉着脸问道。自家老公的脾气,她还不能知道!肯定是去礼部向那帮糟老头子赔礼道歉!侯府的脸面就是那么好作践的么?凭什么不能让她出口恶气!

高成面黑如锅底,嗡声说道:“当然是去向圣上请罪。”没想到,他才离开一小会儿,夫人就闯出大祸来。唉,前世的冤孽啊。

“圣上?”林夫人神色大变,身子明显的晃悠了一下,“老爷,您是说,这是圣上的意思?怎么可能!那圣上为什么要让杨丞相出面保媒?”

高进连忙扶住了她,安慰道:“娘,这不可能是圣上的意思。在宫里,圣上对孩儿很和善。而且,圣上还夸奖了孩儿。”

林夫人紧紧的抓着她的胳膊问道:“进儿,圣上是怎么说的?”

而高成总算正眼看了高进一下。

林夫人的长指甲都快掐进肉里了,高进强忍着,简单的把她和两位皇子拼酒的事讲了出来。

林夫人眼神一黯,垂头丧气的松开了她。

喝个酒就成了将门虎子!高成气得胡子抖个不停,喝道:“蠢物,你就是个酒囊饭袋。”

原来这才是正解啊。高进愣住了。当时她怎么就没听出来皇帝老儿是骂人不吐脏字哩。

这时,门房的小厮捧着一张门帖从外面飞跑进来:“老爷,夫人,杨丞相到访。”

《驸马嫁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