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灯下黑 kuso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Mary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由网络作家问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乌檀寺,罗若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三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还了得,匿冥找到了鹿游园,两个人发动了身边所有人力,各处找寻,唯独没有上报圣上和岐王,鹿游园了解鹤引的身手,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09 06:18: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由网络作家问冷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乌檀寺,罗若云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三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还了得,匿冥找到了鹿游园,两个人发动了身边所有人力,各处找寻,唯独没有上报圣上和岐王,鹿游园了解鹤引的身手,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免费试读

三个大活人凭空消失这还了得,匿冥找到了鹿游园,两个人发动了身边所有人力,各处找寻,唯独没有上报圣上和岐王,鹿游园了解鹤引的身手,不到最后一刻还是要私下自己解决。

匿冥通过老佛爷的分析,或许他们是遇到了什么与鹤引结怨的江湖人士。

本要一并加入寻人,可匿冥担心罗若云那边承受不住,于是嘱托老佛爷去照顾好她,自己和洪荒出了城,一寸一寸地摸排查找。

南平萃趁着天色渐晚被人引着摸进了十字谷山洞附近,那人一个转身消失不见了。

南平萃按照先前的约定,先是杀进了贤之所在的山洞,那些守卫都是酒囊饭袋,摆摆花架子还成,正儿八经武斗都是纸老虎。

很快南平萃就冲了进去,把贤之跟之休引了出来,到了另外一个山洞,解救鹤引的时候可就没那么顺利了。

南平萃的意思是让他们二人先逃跑,可他们偏偏不动身,反而拖累了南平萃,在与美男子一决高下之际,南平萃险些被封喉。

千钧一发直接,贤之灵机一动,砍断了鹤引手脚上的藤索,两个会武之人相互配合,不给美男子一丁点喘息的机会,就这样拼杀了大概一个时辰。

因为没有半点敌方援兵出现的迹象,最终是美男子败下阵来,灰溜溜地往山的深处逃窜而去。

贤之在他们打斗的地方拾起来一个铁环。复古色调,还很异域风格,他还挺感兴趣的,便小心收在了口袋里,想着那“姐姐”被掀开盖头是模糊不清的脸,这两日精致的眉眼不断浮现脑海。

“贤之,还不快走!”之休一嗓子把他惊醒。

在南平萃的引路下,四个人匆匆下山,待到上了大道,贤之不禁回首望了眼这困住自己的地方,“好一个悠长的山谷呀!”

“这些人,我不会放过他们的!”鹤引补充道。

“先回去再说吧!”南平萃催促着。

回到了闲人斋,几个人先是沐浴更衣,在饭桌上,开始了奇遇闲谈,多半时候都是贤之和之休在高谈阔论,鹤引只顾着向南平萃道谢。

贤之听闻,虽说不那么待见他,但毕竟此番人家是舍生冒死,还是举起了杯子,恭敬地敬了一下。

“南平君,大恩不言谢!”

南平萃收获不菲,有贤之的认同,更有鹤引的感激,不禁心头一热,“应该的,应该的,不是大事,不过是报恩。”

老佛爷爷起了身,“都是自己人,快,都坐下慢慢聊。”

匿冥心也安了下来,“南平君,你是如何知道他们被绑上了远郊的山上?”

这话问的甚好,问到了贤之的心里,他谢归谢,对此也是捉摸不透。

南平萃只说不怕你们笑话,我那日见之休因为贤之的心直口快闷闷不乐,正赶上贤之去了岐王府,之休就出了闲人斋,原本这是她自己的事,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娘子直直出了城,岂不有危险,我便一路暗中保护。

贤之原本还有那么一丝谢意,听了这段回答,反而心生厌恶,“有劳了!”语气冰冷。

这南平萃行为不端,色胆包天,竟然是跟踪着之休,进而跟踪了他们。

南平萃像是没有听出来这其中语气的变化,“客气,客气!”

鹤引的脸色也难看了几分,那个茅舍以后断断不可再去了。

罗若云向来都不掺合这样的聚会,这一夜却破了例,带了上好的春茶,亲自来到厅堂谢过了南平萃对之休的解救之恩。

表完了谢意之后,之休扶着罗若云先行退出这间,鹤引也急着回去报平安,就此告辞。

贤之特意问许未初要了几副上好的中药,让他好好养着胳膊上的伤,他只连连回复,“不打紧,皮外伤。”

南平萃由于打斗疲累也回房休息了,有洪荒的照顾,匿冥陪着闲之准备去书房,老佛爷原想一同前往,被张婴叫住了,说是南平萃那边的伤还不算轻,叫着去看一眼。

“你赶快去找许方士,别在这耽搁了!”老佛爷催促着。

“佛爷,我们也去看看吧!”贤之询着。

“不碍事,你们去吧,这边有我们。”说着,老佛爷就往南平萃的屋子方向走去了。

书房内,贤之和匿冥相对而坐。

“那伙人什么来路,有无什么线索?”匿冥听闻了他们的遭遇,实在想不出来有哪伙人会费尽周折布下陷阱,冲着贤之还是鹤引呢?

“现在尚不清楚,他们潜伏在城外应该不是一日半日了,应该不是冲着我来的。”贤之每次认真思考的时候,都与平日里的欢脱模样判若两人。

匿冥接着说到,“何以见得?”

“囚禁我们的山洞虽是天然形成,但那里有大面积人工修饰痕迹,从规模上来看,应该有几年了;我和鹤引的待遇天上地下,鹤引可能是得罪了什么人。”

“鹤引怎么说?”匿冥少有的关心他人,大概是怕后期还会牵连贤之。

“今夜太晚了,加之家中人多烦扰,我明日和他详细聊聊。”贤之记起来刚才的张婴,不禁问起,“那个张婴是怎么回事?”

“哦,这几日看你一直在忙,还没和你说,东都之行半路救下来的,你猜她什么来路?”匿冥学会了贤之语气的卖关子。

贤之俏皮回到,“要不要我未卜先知一下呢?”

匿冥马上一副“你真无趣”的表情,“她可是那个被斩首的东都刺史张寅的女儿!”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他们家居然还有活口,还真是命大。”

匿冥又告诉贤之,除了这个巧合之事,那个乌檀寺也是危机重重,他曾被困寺内,从当日负气上山,揭穿失利,无从抽身,佯装囚禁,种种细节倾诉给对方,贤之还细心地问了几个问题。

你们迁坟的地方离乌檀寺当真很近?

是的。

乌檀寺的武僧有意放你逃出去?

是的。

老佛爷没第一时间拖着你离开东都?

没有。

“平安回来就好,明天就是我替哥哥挑选的黄道吉日,我们把哥哥好好安葬,让他入土为安。”贤之跳转了话题,他心里明白了这一行的大概,便不再纠结。

一听到关于魏卜的事,匿冥把其他的全都抛在了脑后,“好,明天我来安排,你早些休息。”

“好,你也是,最近事情太多,注意身体。”贤之起身,跟匿冥一并往外走。

“还有一事,先知,你跟我来我这边,有些东西交给你。”

原来从乌檀寺出来的时候,匿冥把那两摞书都来了个顺手牵羊。

这些书都是从前从智博堂,也就是后来的魏府不定期由魏卜和匿冥送上乌檀寺的,都是宗伯下的命令。

可能这么多年过去了,很多重要的线索早就不见踪迹了,可了胜于无,所以全都交给了贤之。

贤之如获至宝,毕竟这都是哥哥从前碰触过的物件。他收在怀里,转身回了自己的起居室。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 免费阅读章节

《灯下炽之七州卦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