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烈火如歌:千金贵女》烈火如歌:千金贵女xtx 完结版 烈火如歌:千金贵女H文

烈火如歌:千金贵女

古言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烈火如歌:千金贵女》是暖衣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如锦,温如意,书中主要讲述了:温如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尝试着压下心头的怒火,让自己平静下来。良久,温如锦睁开双眼。清澈的双眼已经恢复如往常般平淡。两世的

书海小说网|更新:2019-09-11 00:04:3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烈火如歌:千金贵女》是暖衣最新写的一本古言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温如锦,温如意,书中主要讲述了:温如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尝试着压下心头的怒火,让自己平静下来。良久,温如锦睁开双眼。清澈的双眼已经恢复如往常般平淡。两世的

《烈火如歌:千金贵女》免费试读

温如锦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尝试着压下心头的怒火,让自己平静下来。

良久,温如锦睁开双眼。清澈的双眼已经恢复如往常般平淡。两世的经历,不得不让温如锦更加小心谨慎。

“你究竟是什么人?”温如锦眨眨眼睛问向烨。

能被温旷世藏的这么深而且还用锁链绑住的人,她很好奇他和温旷世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弥天纠葛,或者手中有威胁到温家的把柄所以才被……

但是,温如锦也只是好奇。也许是因为对方多次救自己一命,也许是因为对方和锦绣的一段的生死经历,让温如锦没有对烨的身份产生任何一丝怀疑。

烨虽然早就料想到她会这么问自己。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回答温如锦的问题。只是抬手揉了揉对方的头发,笑容温和如哥哥般宠溺。

“我的身份……”烨轻叹一声,随即从怀里拿出一枚通体纯白的玉佩递给温如锦:“这就是我的身份。”

接过白玉玉佩看了一眼,温如锦手一抖。只见玉佩上雕刻了一条栩栩如生的白麒麟。能用麒麟图案的人,身份不是要么是亲王一流,要么就是世子抑或……皇子!

就在温如锦失神的时候,只感觉嘴边有种轻柔温润的触感。抬眸一看,只见烨站在自己面前,修长的手指摩着自己的嘴唇。还没想明白怎么回事,烨已经将手抽回:“这么用力的咬自己的嘴唇,你都不嫌疼么。”

呃……温如锦后退一步,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咬嘴唇,是上辈子的自己墨如珑经常做的小动作。而记忆里,也有着一个人每次见到自己咬嘴唇时,都会过来轻轻的摸着自己的唇,以免被自己咬坏。

温如锦摇摇头,将回忆从脑海中抛除。刚刚抬头便迎上烨满含笑意的睛。“我……”温如锦语滞。又想到对方的身份,温如锦目光转为震惊:“你……”

烨看着温如锦惊呆的模样,随手从她手中将玉佩拿回:“具体的身份现在我还不能告诉你,不过……等以后时机成熟,我一定告诉你。”

“好。”温如锦呆呆的点点头。

说罢,二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一时间,密室里有些寂静,除了一旁那人发出的嗯嗯啊啊的声音。

温如锦目光一转,看到正在疯狂挣扎的温中棠。这才想起来烨把自己领来的目的。

“对了。你不是说带我来看我母亲的墓么。在哪里?”温如锦问道。

“那里。”烨稍稍仰起下颚,示意温如锦看去。

温如锦顺着烨的指引看去,只见那处只是一片空地什么也没有。

见温如锦疑惑的看着那个地方,烨轻启薄,口气略带沉重的说道:“当年,温旷世将你母亲杀害后。为了保险起见,温旷世他……他用了化尸粉将你母亲的尸体……”剩下的话,烨没有再往下说。

化尸粉……竟是尸骨无存么。温如锦赤红着双眼,脑海里回映着往事种种,温如锦目光紧紧的看着那片空地,眼前仿佛被一片片红色迷雾遮住。十指握紧成拳,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脏传来阵阵绞痛。如锦,你是恨的吧?

“既然如此,那就让整个温家陪葬吧!”温如锦目光泛着浓烈的恨意。

说罢,便转身直径向外走去。烨看了眼被锁着的温中棠,又看了眼离去的温如锦。暗自一笑,也随之出去。他这个“妹妹”果真和当初不一样了。

不仅不一样,还判若两人。

二人一前一后从密室中走出,来到刚刚进去的那片温泉前。

温如锦自从出来后,就一直保持着抬头望天的姿势。烨一路从后面跟着温如锦,见对方暂时没有要理自己的意思,也随着温如锦抬头望天。

良久,温如锦问道:“为什么?”

“嗯?”烨听到温如锦说话却没有听清。

“温旷世为什么要囚禁你?”温如锦重复道。

虽然知道对方身份一定不简单,但也因为这个不简单,温如锦才有更多疑问。按照麒麟规格,烨的身份肯定会和皇家有关。而温旷世家业再怎么大也只是一介商贾,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和皇家扯上关系,更不可能也没有那么胆子囚禁皇家之人。

“是他伙同别人将我掳来并囚禁在此。”烨款款而谈,表情温和平淡。仿佛说的不是他而是别人:“幼年时,我被三王掳走,也就是前些年被查出有反叛之心而被下令凌迟处死的三王。他将我掳走之后,将我安置在了他的心腹温旷世家密窖中。温旷世是商人,没有人知道他会和三王有关系。因为这层秘密关系,没人会想到温旷世这里。

也恰恰因为这层关系,三王被诛杀后,温旷世没有受到任何波及,但他却一直不敢杀掉我,只好一直将我囚禁在密窖。”

“原来是这样。”

烨说的平淡,但听在温如锦的耳里却如巨石落在蓄有水的窖井中。温如锦打量着四周的景色,雕梁画栋,万花团簇,就连空气中都飘散着阵阵幽香。原来,表面上越美丽,那它繁华的假面下遮盖的事实越肮脏。

“我们……”温如锦刚要说话,就被一道声音打断。

“大少爷,大小姐在堂屋等候说是来找三小姐。”一个身穿灰色短襟的下人站在屏风处。

“马上就去。”烨清冷的回了一句。

然后回头看向温如锦,而对方也看向自己。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相视一笑,便向外走去。没有说任何话,只一个眼神就从对方眼里看出坚定。就像已经在一起配合了许久般。

越过屏风,来到堂屋。只见温如意端坐在椅子上,给人一副端庄贤淑的印象。堂屋中间,妙言跪在地上。虽低垂着头,却也可以看得到两边红肿高起的脸颊,再加上颤抖的背部露出片片殷红,可见她受的刑罚有多重。

温如锦随着烨来到堂屋,烨走到屋子里径直到主位坐下。她只好站在烨的座位一旁。

坐在一侧的温如意起身对着坐在主位的烨行了一记礼:“大哥。”

烨轻轻点下头:“坐下吧。”

温如意再次坐回座位上,说道:“这次来,是带着妙言过来和大哥和三妹请罪的。”说着,目光转向跪在屋子中间的妙言:“说吧。”

“奴婢……奴婢一时看走眼,冤枉了三小姐,奴婢知错了。”妙言声音怯懦。一双眼睛却透露着光。丝毫没有觉得自己错了,完完全全将今日受刑之事推到温如锦身上。

其实,她本不用受这么重的刑罚。若温如锦被毒死,那是她自作自受。若温如锦没死,在大夫人和大小姐为依仗下,她最多也只是象征性的挨几下板子,连血都不用出一滴。

这错就错在,喝下那碗汤汁的是温中棠。温家长子,唯一的男丁。大夫人之子,大小姐的亲哥哥。这样一来,不管温中棠有没有事,妙言都难逃一劫。现下,就是没事的结果。若有任何差池,别说打的血肉模糊了,到时候,就是连命恐怕都留不住!

坐在主位的烨沉默的打量着跪在地上的妙言。而在烨打量着妙言时,温如意也在注意着烨,那碗素汤里的断肠子,明明是自己亲手放进去的,怎么会……温如意一时打不定烨的主意。

烨目光紧锁妙言,直将妙言盯得心虚。这才缓缓张口问道:“谁是‘不要脸的贱婢’?”

问话传到妙言耳里,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脑海里忍不住的回想刚刚在众人面前,自己指着温如锦说她是不要脸的贱婢,没想到大少爷在那时就在……

原本就被打的疼痛不已一直在颤抖的妙言,此时更是顾不得身上的疼痛和脸上的红肿。连忙将双手往自己脸上扇,力道之大,边扇边说道:“奴婢是不要脸的贱婢,奴婢是不要脸的贱婢…………”

烨冷冷的看着妙言自扇巴掌,声音清冷严肃又不失威严:“当奴婢就要有当奴婢的样子,做自己份内该做的事。三小姐就算有错,她也是主子,小姐有错自有老爷、夫人处罚,还轮不到你一个奴婢指手画脚。”说着,目光转到温如意身上:“你说呢,如意?”

“大哥教训的是。”温如意一脸平淡的回道。目光却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一旁的温如锦,缩在衣袖里的芊芊玉手紧紧的捏着衣摆。

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的梦如锦,脑海里只想到四个字:狗仗人势。不过,狗就算要仗人势,也只会选择有势之人。

权势。想到这个词,梦如锦双眸微微的眯了眯,她要有权势!这样,才能让他人仰自己鼻息!

就在众人将目光都投放在妙言身上时,一道沙哑的嗓音出现在门口:“大少爷,老夫人叫你过去一趟。”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体型有些发福的中年妇女毕恭毕敬的站在门外。那是老夫人易知柳的贴身嬷嬷,易知柳非常信任她,而她也是唯一一个在易知柳身边待了三十多年的人。

烨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先是让梦如锦先回自己的房间,然后才出声让还在扇耳光的妙言停下来。最后目光放到温如意身上:“阿意要不要一同前去?”

温如意看了一眼温如锦,摇了摇头:“不了,我还有些事就不去了。”

烨也只是随口一问,也没想对方怎么回答。见对方不想去,也就没强求。便自己挥袖随着门外的丹嬷嬷向远处走去。临走前,烨给了一个温如锦一个眼色,让她小心温如意。

《烈火如歌:千金贵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