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月下茧》月下公司 健气受 月下茧虐文

月下茧

科幻空间连载中

主角是贺沉月,鹿单的小说《月下茧》此文是鱼秀啊原创的科幻空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古二妹很快出嫁。轮到古小妹时,她同样带回来一个读书人。 姓鹿名单,一表人才,言谈大方,举止文雅。 古奶娘和贺寨主都挺满意的。 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16 12:07: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贺沉月,鹿单的小说《月下茧》此文是鱼秀啊原创的科幻空间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古二妹很快出嫁。轮到古小妹时,她同样带回来一个读书人。 姓鹿名单,一表人才,言谈大方,举止文雅。 古奶娘和贺寨主都挺满意的。 贺

《月下茧》免费试读

古二妹很快出嫁。轮到古小妹时,她同样带回来一个读书人。

姓鹿名单,一表人才,言谈大方,举止文雅。

古奶娘和贺寨主都挺满意的。

贺沉月看过之后,却私下里叫了古小妹来问。

“鹿单并非良配。”贺沉月说。

古小妹脸上的笑容收敛起来。她沉默了许久,低头绞着衣袖,轻声说:“有哥你在呢,他不敢对我不好。”

贺沉月看着她,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古小妹的一颗心,已经完全系在那个读书人身上了。

她很快也出嫁了。

古大郎三兄弟也相继带回合心意的姑娘。让人比较意外的是古二郎的妻子。

她正是前衙役头头的亲妹妹。

“你们俩怎么搞上的?”

古二郎上门求亲那天,前衙役头头惊得差点平地摔。

古二郎嘿嘿笑:“我不过是帮你家姑娘买过几盒胭脂。”

前衙役头头脚步发飘。直到亲妹妹进了古家大门,他也没缓过来。

“怎么就这么突然呢?”

据说,前衙役头头在婚宴上拉着妹夫喝酒,一边喝还一边不住念叨这句话。

贺沉月倒是一直单身。

每逢过年,他混在这么一群夫妻登对,还携儿带女的人中间,格外显眼。

贺寨主苦劝他婚事无果,愁眉苦脸的好些时日,忽然就害羞起来。

不久后他扭扭捏捏私下问贺沉月:“你觉得古奶娘为人如何?”

“适合当你的妻子。”

贺沉月语出惊人,贺寨主腿一软差点跌坐在当场了。

他磕磕巴巴问:“你,你,你……”

你了半天,没个下文。

贺沉月只好解释说:“你们的事,我们都看出来了。”

“不止你……”贺寨主倒吸一口凉气。

他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大概还让古奶娘误会了什么。

她也私下来找贺沉月,说:“是我没忍住,他也孤身寡人挺久的了。”

贺沉月点头,“所以,我跟他说,我们都知道了。”

……古奶娘最后离开的时候,也是一脸恍惚。

古大郎兄弟几人也来找贺沉月了。听贺沉月说明白缘由,连最愣的古大郎都说:“我娘亲觉得她和贺寨主的事情掩藏得挺好的吗?”

“就差摆几张宴席请人喝喜酒的事。”古二郎已经兴趣缺缺了。他还以为贺寨主变心了,打算跟贺沉月透个气,再去“教训”贺寨主来着。

贺寨主和古奶娘最终没有举行婚事。

他二人私下里交往依然密切。

被孩子们问起来,贺寨主和古奶娘都说:“你们都长大了,我们两个也老了。都老了,还何必拘那些个虚礼?”

贺沉月并不意外。只有古二郎本来已经改口叫他的名字,因为贺寨主和古奶娘最终没有成婚,在不知何时又改回“少爷”。

这一年是科举年。

古小妹的相公参加举人考试,最后只得了吊车尾的名次。

古小妹看起来闷闷不乐,鹿单却特地跑了趟知州府,对贺沉月拱手鞠躬,恭敬说:“多谢舅哥成全。”

古大妹和古二妹的夫婿,喊贺沉月要么以字,要么称贺兄。他们很少来找贺沉月。

唯有鹿单,和古小妹定亲后,就改口叫贺沉月舅哥,且平日里没少来知州府串门。古奶娘倒是挺喜欢他的,贺寨主也喜欢听他说话。

“谢什么?”贺沉月真心实意发问。

但这话落在鹿单耳里,却是让他喜不自胜:“确实!一家人何须言谢!”

他站直了身,脸色红润,目光湛然。

贺沉月看了他几眼,忽然明白了鹿单特地跑这一趟的缘由。

鹿单十二岁中秀才,此后屡试举人考试,屡屡榜上无名。他娶古小妹时已有二十五岁,依然只有一个秀才功名在身。在向古家求娶古小妹时,时不时做不经意状提及他只有秀才功名,跟古小妹的两位姐夫根本没得比。

他今年也下场了。古小妹曾私下里来找贺沉月,让他帮忙“打点”一下,贺沉月没答应。古小妹负气离开。

没想到今年鹿单运气不错,堪堪搭上最后一名。

他或许以为这是贺沉月出手了吧。

贺沉月觉得无趣,摆手说:“听说你考上了举人?此次阅卷人有朝中来的钦差大臣,他亲自排的名次,我自然不会多加过问。”

鹿单嘿嘿笑着,拱手称是。看他的眼神,显然没把贺沉月这番话听进去。

贺沉月摆手让他出去了。

鹿单回去后不久,古小妹也回来了一趟,特地找到贺沉月说:“沉月哥哥吓唬我!”说完,她掩嘴娇笑两声,像是嗔怪又像是撒娇说:“可这功名也太靠后了!”

贺沉月看着她,忽然想起刚来找过他的鹿单。大抵夫妻相,就是如此。

“只能说他只有这点本事。”贺沉月最后只这样说。

古小妹同样没信他这话。她笑盈盈对他说,既然肯帮忙,那他们还是好兄妹。

贺沉月没做理会。

翻了年,贺沉月接到了回京述职的圣旨。

封钦差不陪他回去,在贺沉月离开丰州这段时间里,他将代行丰州知州一职。

古二妹的夫婿是最先上门问的。他今年准备赴京赶考,本来已经到了启程的时候,一听贺沉月要回京,就来问问能不能捎他一个。

“二妹怀孕了,我怕这路上颠簸。想请贺兄帮忙带一程。”账房先生红着脸腼腆说。

贺沉月点头。他自然知道古二妹打算陪她夫婿赶考,只是在出发前一天忽然被昏倒,随后又被诊出有孕。账房先生这才被耽搁到现在。

“你先行去京城里,我和二妹随后就到。”

账房先生满脸感激的告辞,匆匆回家告知妻子这个好消息。

一直磨磨蹭蹭的鹿单也来了。他带着古小妹一起,称贺沉月行动不便,正好他可以帮忙推一推轮椅。

贺沉月淡淡看着这夫妻二人满脸的笑容,他们的语气理所当然,俨然是觉得鹿单乃是推贺沉月的不二人选。

贺沉月一勾唇,“可以。”

古大郎他们都没打算去京城,小六小七也成了家,不方便走开。这鹿单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月下茧》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