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生仙箓》长生仙箓讲的什么 小白文 长生仙箓字母文

长生仙箓

仙侠奇缘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长生仙箓》是绉浮觞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钱如月,钱姑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四个轮子就是比两条腿快。若是靠走的,凭着顾长生愚公移山的坚毅,再摈除一路上的一些小意外,比如荒郊野外遇上一两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6 06:04:4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长生仙箓》是绉浮觞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钱如月,钱姑娘,书中主要讲述了: 四个轮子就是比两条腿快。若是靠走的,凭着顾长生愚公移山的坚毅,再摈除一路上的一些小意外,比如荒郊野外遇上一两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

《长生仙箓》免费试读

四个轮子就是比两条腿快。若是靠走的,凭着顾长生愚公移山的坚毅,再摈除一路上的一些小意外,比如荒郊野外遇上一两只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再比如荒山野岭遇到几个洗劫财物杀人如麻的山贼匪类,她若是侥幸能留下小命,去到昆仑山,花上一年半载应该也够了。

但因她搭上了奚子虚的顺风马车,两个多月后他们就到了离昆仑山不远的一个小镇,那时已经是黄昏就要天黑,他们得要找地方歇脚。而就是在找客栈这件事上,他们遇到了麻烦——

这个小镇客栈还挺多,街道两旁并排一溜过去,大的小的,豪华的寒酸的,各式各样的客栈都有。

奚子虚挑剔已经是到了吹毛求疵无人能比的地步,自然太破太残太旧太烂的他看不上眼,至于什么程度算得上残旧破,她想,他的定义和她的定义估计也是截然不同。

他们来到镇里最大的一间客栈投店,店里一楼高朋满座,大多是十五六岁的少年,当中也混有能以叔字辈开头称呼年纪稍长一些的人。打扮是各种东西异域的都有,口音也是南北特色混杂,唯一共同点就是他们都拿着武器。

奚子虚开口要一间上房,掌柜的道歉说已经是客满了,让他们找别处落脚。奚子虚搁了两锭元宝到柜台上,想要掌柜的看在银子份上腾出房间来。

掌柜和气的说,“小店也是做生意的,难道有银子不想赚么,实在是赚不了。我劝二位别在我这里耽误了,快去找别的客栈吧,否则晚些,就算是愿意屈就找间柴房睡一宿怕也找不到。”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们。”顾长生听到钱如月的声音,回头正好瞧见她和她表哥走见店里。

掌柜的见了立马迎了上去,点头哈腰的让店小二把钱如月他们的行礼给搬上客房。奚子虚皱眉,“不是说住满了么。”

掌柜看了眼少年,解释道,“这是我们少东家。”

钱如月只觉得终于是占了上风,扳回颜面,得瑟笑道,“这是司马山庄的产业,我们来了自然就有空房了。若实在找不到地方,后边应该有放杂物的屋子,借给你们睡一晚又如何。”

奚子虚假笑了几声,嘴巴恶毒起来是所向披靡的。“这是司马家的产业,你好像不是姓司马的吧。这么快就想做你表哥的贤内助了,你脸皮倒是厚。”

钱如月红了脸,下意识瞥了少年一眼,少年面无表情道,“我表妹心高气傲说话容易得罪人,她确有不对,但你这般拿一个姑娘家的闺誉出言讥讽实在是有违君子风范。”

长生代为道歉说,“我家少爷不是有意的。”其实她心知肚明奚子虚就是故意讽刺挖苦,她这么说算不算说谎?

奚子虚瞪了顾长生一眼,“我说过要你道歉了么。现在就是请我留下来我也不想住了。”他撒脾气的走了,顾长生拉了拉滑落的包袱,走了几步,想起元宝还搁在柜台上呢,又退回去拿。

然后和少年钱如月他们轻点了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再走,可惜钱如月压根不拿正眼瞅她。她心下奇怪,离开杨家时,他们好像比她先走,若是同路,应该走在他们前边才对。

店小二帮钱如月他们放好了包袱后,又折到马车那开始搬钱如月一路上买的胭脂首饰衣服……她想她是了解为什么他们会慢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发上的红绳又是看了眼大街上涂脂抹粉明显装扮过后才出门的年轻姑娘。

有的事还真是轮不到你羡慕,因为你没有这个条件。她抿了抿嘴,又想起了严无名教她的知足。

笑了笑,当视线移到奚子虚那时,差点眼珠子没有掉下来。他袖子下隐隐有火光。

难怪他这么干脆就出来了,他不屑大吵大闹,却也不会这么简单了事,索性来个事后报复,直接把客栈烧了。

她过去抱住奚子虚的胳膊,晓以大义。“少爷,里头有很多人,街上的屋子都是木头造的,且挨得很近。”

奚子虚道,“那关我什么事,放手。”

他要是把这个客栈烧了,很快火势就会像是火烧连营一样的一发不可收拾,不晓得会害多少人命。司马山庄可能家大业大,暂且不说,那些小客栈的老板辛辛苦苦才置下的一份产业也会付之一炬。

她可是最明白银子的来之不易了。“少爷,你就原谅那位钱姑娘吧。何况你也当众说她脸皮厚气得她跳脚,算是扯平了。”

奚子虚道,“我说她脸皮厚那是事实。”

长生顺着他的话,只想他消气,免得那么多人会吃苦遭罪,“是是是,钱姑娘她是脸皮厚。”只是此话一出,店里店外的人都在瞅着她,她嘴角抽了抽,这才意识道,“我的音量是不是大了些?”

钱如月就站在柜台前拿杀父仇人一般的眼神瞪她,显然连她也听到了。顾长生立马摇头解释,“我不是说钱姑娘你脸皮厚,不,我是说了你脸皮厚,但我本意……”

奚子虚哈哈大笑,指尖一指,那店小二经过钱如月身边时手里抱着的绸缎忽然的着起火来,他一慌张本能的松手,缎子带着火花碰着了钱如月的长袖,她的衣裳便烧了起来。

少年眼明手快的拿起柜台前的一桶水自钱如月头顶淋了下去,浇熄了火。钱如月柳眉微蹙,闻到身上散出的一股臭味,“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臭。”

掌柜的答道,“擦地的脏水。”

钱如月抓狂了,咬牙跺脚,转身上了楼梯大声喊道,“还不快送水来给我沐浴更衣!”

奚子虚笑得简直是停不下来。顾长生松了一口气。虽然觉得那钱姑娘被奚子虚整得有点可怜,但一个人倒霉,总算是救人无数的功德一件。

奚子虚低头看了她的手,“还抓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客栈。”

街边有个正在挑果子的姑娘闻言冲到他们面前来,张着明亮的大眼,笑容满面,“二位是要住客栈么,我家也是开客栈的,不但环境好,吃的饭菜也是一流厨子煮的,收的银子是全镇最便宜的。”

奚子虚一脸不信,“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越便宜的东西越有陷阱。”

“谁说没有便宜事,我家开的云来客栈就有。”那姑娘笑得十分的真诚亲切,一下子就得了顾长生的好感。她指着前边一个方向,“呐,就是离这不远那个十字岔路口左拐最大的一间。”

顾长生奇怪道,“我们刚刚就是从那方向过来的,没见到啊。”倒是看到许多的旧楼,照着那姑娘形容的,那客栈该是相当醒目才对。

那姑娘摆摆手,笑盈盈道,“定是你们走神没看到,我告诉你们现在玉虚派正在招收徒弟,很多名门子弟都往昆仑山赶,要上山拜师。这个镇上的客栈厢房可枪手了,我家那也就剩下两间,去晚了就没了。”

长生做不了主,询问道,“少爷,要不去这位姑娘家的客栈看看?”

奚子虚道,“你跟我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习惯说话不带脑子。这丫头的话一听就有猫腻,既是厢房枪手,该是趁机加价才对,哪会让你占大便宜的。”

姑娘道,“公子这么说就不对了,做生意也分老实和不老实的。我就恰巧是这么一个老实商人。何况其他话你可以半信半疑,但我敢说全镇除了我家的客栈,其他的未必有房,那可是立马能断真假的。”她下巴朝着其他几家客栈努了努。

几个和顾长生他们一样也是背着包袱的外来人进了客栈没一会又出来了。那姑娘指了指天,“天就要黑了,我想你们不会打算露宿街头吧。”

……

“你这客栈的名字取得还真好,云来客栈,半个人影也没有,是鬼似云来的意思么。”奚子虚嘲讽道。

顾长生扫了一眼客栈内部的装潢,其实布置还算清雅,但是桌椅板凳一看就知道是有些年头没更换了的。连接一楼和二楼的木楼梯已经是残旧,其中几阶还断了。

奚子虚阴阳怪气的笑道,“你不是说只剩下两间空房么,我怎么觉得这里间间都是空房,要在现在厢房这么枪手的时候找到一间像你家这么清静的客栈还真是难找。”

姑娘笑道,“他们恰巧都出去了,晚些时候就会回来了。不如我先带你们去看看你们的房间,包准你们会喜欢的。”

奚子虚站在原地不动,顾长生傻笑道,“其实这里的环境也不算差,挺好的。”

奚子虚抱着手,“对比你以前住的那家破庙,的确算好了。”

顾长生负责背行礼,左肩是她自己的包袱,右肩和手臂上挂的则是奚子虚的行礼。她走去想要给奚子虚倒杯水,得要他消火一切才好商量,只是才把包袱搁到桌子上,“啪”的一声,那张桌子因为老旧在她眼前分崩离析了。

奚子虚挑了挑左眉,似笑非笑道,“我从不知道我的包袱有这么重。”

那姑娘连忙赔笑走去压了压其他的桌子,以使她的话听起来可信些,“只有那一张桌子是坏的,真的,你看其他的,就算是压一头牛上去也垮不了。”

奚子虚道,“你的话只有一成能信,不,一成还得要打对折。”他说完直接往门口去,走人。顾长生赶紧拿起包袱追上去,结果去到门口,也不晓得算不算天意。

“哗啦”,便是一场倾盆大雨。

……

《长生仙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