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闻一以知十》颜回闻一知十 XXOO 闻一以知十Size Queen

闻一以知十

悬疑灵异连载中

主角叫纪先生,拓跋乙的小说是《闻一以知十》,它的作者是欧阳斯文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了个去! 他怕,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口气连分辨他都懒得分辨,就已然猜测出面具男身份了。 眼见再耽搁下去,没准天要黑了,他要赶着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5 06:05: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纪先生,拓跋乙的小说是《闻一以知十》,它的作者是欧阳斯文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了个去! 他怕,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口气连分辨他都懒得分辨,就已然猜测出面具男身份了。 眼见再耽搁下去,没准天要黑了,他要赶着

《闻一以知十》免费试读

我了个去!

他怕,开什么国际玩笑。

这口气连分辨他都懒得分辨,就已然猜测出面具男身份了。

眼见再耽搁下去,没准天要黑了,他要赶着回家吃饭好吗。

面具男从怀里取出一本小册子,急道:“看看上面的文字,有何感想?”

闻一显然一愣,急道:“这份结案报告怎么这么快在你手里?”

闻一准备了另外一个杀手锏!

并不会这么简单结案。

为了上次解剖的手术,他可是花了好一番心力——要不是因为查案一事,闻一现在已经在刑部直直隶清吏司建立了无上权威,要不是没想的这么周全,他才懒得继续交谈。

面具男皱着眉头听到这里,心中凉了半截。

他支吾着:“想要阻拦六扇门把那小册子呈上去,你就必须听从我的号令。”

闻一拿着那小册子随手翻了翻,见上面文笔虽差了些,但案情条理分明,只是结案太过草率,心中不由对面具男又高看了几分,何况与他又不是第一次打交道。

“说说看,你会怎样锤炼我?”

“好一个……闻四少啊!”

这一连三声‘好一个’,却是一声冷似一声!

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叫板的。

何阿伯听得面如土色,只是又盯着闻一看了又看。

闻一不耐烦的将那小册子丢到面具男他面前,道:“要不是看在你我是同道中人的份上,你以为你有多大能耐?”

阿伯拾起地上那小册子,躬着身子消失在大门外之后,再看面具男脸上,知晓对方看出破绽,心都拔凉拔凉的,却已经带出了几分笑意。

闻一突然发现,这人一点都不靠谱。

其实这就是句套话。

显然面具男不敢继续在闻一面前耍小聪明,他上面有交代,必须听从闻一的,把结案报告改过来。

可他,不甘心啊!

索性都等着瞧好了。

傍晚时分。

“孩儿见过爹爹。”

闻一来到闻大将军的书房,恭恭敬敬行礼。

“小四,来了!”

闻大将军淡笑看人,语气和蔼。

“爹,您找孩儿做甚?”

他回应的非常柔和。

“过来,这个是太书院特发的邀请函,三日后你跟小虎前去参加入门考试,准备吧!”

啊!闻一慌了,皱着眉想着留在家中多清净,去了学院就不自由,往后谁来将就他的性子。

好忐忑!

他一副油腔滑调的语气,道:“爹,家中有纪先生坐馆,孩儿对纪先生教授的《三字经》、《百家姓》、《千家诗》、《千字文》、四书五经、八股文等,还有很深的见解,孩儿肯请爹爹三思。”

然后双眸微挑,看向旁边的闻大将军,似笑非笑。

“爹知道你天资聪颖,更是希望你能通过这次童子试成为书院的正式童生,再经三年锤炼一举高中,不要走爹这条路,随否?”

闻大将军语重心长,眼中已然有了凝重之色,往后余生靠他自己。

事态没有这么严重吧,闻一愣了!

“可是……”

话没说完。

闻大将军很不高兴,命令口吻:“这事就这么定,再说纪先生是爹的门客,早已入籍,家里还有很多事要做,往后你们还能在其他场合相见……”

怎么爹爹话里有话,任凭若劝,执意不从?

望着窗外的虫鸣鸟叫,像是为外面的那些灯火配上了音,让窗外的这个世界这么不平静。

而这个时候外面某个犄角旮旯的角落正悄然无声的发生一件大事。

闻一向来通灵,大脑里有根弦外之音突然叮的一下闷细声,让他那一秒头昏目眩。

闻大将军知道闻一委屈,内心一片荒芜。

一时间,闻一回过神发现,问道:“爹,您有心事?是不是大哥二哥来信了?”

他心思缜密,一进书房就刻意瞄准案台。

“呃,确实,边关战事吃紧,你大哥二哥来信请求支援……”

闻大将军内心矛盾,于是起身走到闻一面前替他捯饬了一下衣裳,又拍了一下甄洛的肩膀。

自古跟在皇帝身边的人说话永远缩肩敛目,朝臣们整天勾心斗角揽权争利。

这段时间西滨皇突然勤政天天早朝,一点儿不嫌累,只是苦了上朝的官员们。

“自古皇帝老儿,心性多疑,莫不是此前早有耳闻,一直将您局限于京州,您为何还要递上奏折?”

闻大将军非常厌倦上朝那一套把戏,六部尚书,侍郎,内阁大学士,大理寺卿,督察院左右都御史等,这些朝堂客天天搬弄是是非非,日日四处挑拨离间。

害他一把年纪每天寅时午门外候着。

“你看吧!”

闻大将军面色凝重,还是将信递给他。

闻一拿起信,瞬间秀眉一挑:“爹,信上所说,您打算何时启程?”

一时间闻大将军有些为难,又舍不得甄洛一个人在家,苦笑道:“容我想想,暂且不管那边境狼烟有几缕,两国边关战事之胜负,朝廷的骂声只会算在我闻姬的头上。

百万骑军又如何,这兵权握在手里也得奉命行事,青凉山有多少无名的石碑……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闻大将军后来几句还是骂骂咧咧略带微怒。

两父子心平气和的聊了一刻钟,说了一些体己话,闻一退出书房关上门,回到自己的洛云阁。

这会正捧着一本诗经坐在灯光下摇头晃脑。

胖虎低声道:“四少,入学试啊?缓缓可否……”

“四少,老爷都说了要去边疆,你怎么不问三公子去处?”

片刻之后,又是威胁……

胖虎一脸懵,整日不着调,哪有精力温故而知新。

现在四少要求他这两日必须通过入学考试,否则换人。

他从来没有现在这么紧张过,简直比挨打还要难受。

转过身拿着本旧书倔脾气上来了,只好埋头苦读圣人言。

呵……还挺顽固!

而在某处。

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白面女子,战斗起来怎么会这么厉害?

几个回合下来,更骇人的是,对方连衣角都没有碰到。

拓跋乙后悔了……后悔自己不该招惹。

可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木鱼水心盯着拓跋乙,冷笑:“在姑奶奶面前想跑的人?要么死,要么残,劝你一句,谁给你的?

你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我可没这么有耐心候着你!”

拓跋乙:“没有,我背后没有人,你血口喷人,栽赃陷害!”

她——木鱼水心,可是在偏远的中央国出了名狗鼻子,不但武功唯快不破,这嗅觉自认,天下第二,也没人敢认天下第一。

她可是赶了足足半个月的马车,今天戌时入京,好不容易找个便宜的落脚地,就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事,只是当时发生的太快,一抹黑影就像龙卷风一样。

被害人是一个青年男子,身着绫罗绸缎,头顶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中,从玉冠两边垂下淡绿色丝质冠带,大概二十出头的样子……

这个人的雅间,点了五道名菜:清蒸鲈鱼,红烧狮子头,京酱肉丝,富贵鸡,水晶肘子,备了两副碗筷,显然有邀约。

木鱼水心这脑袋看到水晶肘子,眼色就发亮。

她都啃过七日的馒头咸菜,身剩盘缠都不够吃一顿的,太可恶了!

这猪肘营养很丰富味甘、咸,性平:有和血脉、润肌肤、填肾精、健腰脚的作用,含较多的蛋白质,特别是含有大量的胶原蛋白质,又美白皮肤。

《闻一以知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