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气出内伤了会不会吐血 强受 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小白文

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靳北御,李慕九的小说是《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它的作者是小琯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今夜,你必须跟本王回去!” “那就先让我弄死你!” 倏! 十道银针飞速射向靳北御,靳北御抬手一挥,李慕九就猛地冲向了他。 都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2 06:03: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靳北御,李慕九的小说是《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它的作者是小琯儿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今夜,你必须跟本王回去!” “那就先让我弄死你!” 倏! 十道银针飞速射向靳北御,靳北御抬手一挥,李慕九就猛地冲向了他。 都说

《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免费试读

“今夜,你必须跟本王回去!”

“那就先让我弄死你!”

倏!

十道银针飞速射向靳北御,靳北御抬手一挥,李慕九就猛地冲向了他。

都说李慕九只是轻功高绝,可谁又见过几次她的体术。

速度之快,凌厉果断。

本就加着巧劲的拳头,覆上一层内力,力量远远超乎了常人的想象。

靳北御身影划过她的眼前,李慕九顺势收拳,一个转脚就射出了几根银针,令人防不胜防。

“发,发生了什么?”

“尔等退散!”

暗翼冷眸一扫,便是秦少朗都赶紧叫府中的家仆和丫鬟赶紧回了储院。

若是此时怒火当头的李慕九瞧见了暗翼的身影,怕是暗翼想跑都来不及。

哐当。

七零八碎的玉瓶,被拳头砸烂了的门窗。

李慕九身影快如鬼魅,可靳北御的武功同样非比寻常。

“躲躲闪闪,有本事跟九爷一战!”

靳北御俯身躲过李慕九的拳头,他从头到尾都没出过一招一式。

“本王随你任性,等你任性够了就跟本王回去!”

“好你个靳北御!九爷真是恨不得把你的脸都砸烂!”

靳北御见她动真格了,他揪紧眉宇便迎了上去。

李慕九影如疾风,亦是诡异非常,她的一招一式变幻莫测,饶是跟她打过无数次的靳北御,也仍然不敢确定她的下一招是什么。

李慕九猛地抬起右脚,白靴掀起强劲烈风,似凛冽到刮破门面。

随着几根银针的袭来,靳北御倏然腾跃到屋子外,那一脚才直接在墙壁上踢穿了一个洞。

不待银针刺穿门沿,李慕九闪身在半空中接过银针,便冲向了靳北御。

靳北御顺手捡起地面上的树枝,便拍散了直捣面部的阴森长针。

“你闹够了没有?”

“九爷没闹!”

许是气焰太高,靳北御不可能任由她出招。

毕竟依她的个性,她是绝对不会对他手下留情。

嘭!

一道内力直接轰烂院子外的凉亭,站在屋顶的暗翼心惊肉跳的看着两道只留下残影的身影。

“九爷还真是心狠啊,丝毫不打算让王爷一星半点!”

反倒是靳北御,除了防守以外,几乎都把精力放在了抓住李慕九的身上。

这一个真打,一个躲闪。

硬是把这座宅子的偏院给毁了个干干净净!

“够了!”

趁李慕九闪身,靳北御一把捞住了她的腰肢。

李慕九倏地撞在坚硬的胸膛上,靳北御死死的按住了她的脑袋:

“你别忘了,是你说你不想沾惹麻烦,待太子一事过去就回别天崖!”

“九爷本来就没打算留在皇城!”

李慕九使劲掐住他绷紧的肉:“若非傅尧苦苦相求,九爷瞧你可怜,你以为九爷会专门把时间浪费在救治你经脉的问题上?”

“本王倒是看你跟那个男人相谈甚欢,对一个外人比对本王还要客气!”

说个字都斯文至极,哪里像此刻如此无礼!

李慕九咬紧牙,铆足了劲想逃离他的禁锢,可奈何靳北御的力气实在太大,硬是把她脑袋按得,挺直脊背都难!

“你速度把九爷放开!九爷跟谁客气与你无关!”

“那本王立刻下令杀了他,本王倒是要看看,此事还怎么跟本王无关!”

“靳北御你敢!”

猛然抬起的头,身躯紧贴。

靳北御眸底一深,李慕九一眼就看到了他苍白的脸。

“放开!”

腰间上修长的双手一松,李慕九一把就将其甩了开。

“就算九爷没有顾及大全,给自己平添了几分暴露的风险,可是九爷也并非是为了自己,所以你必须跟我道歉!”

说难听点,慕清不开口,她还真不一定会答应救太子。

既是如此,她想干嘛他管的着吗。

李慕九拍了拍有些许灰尘的衣袖,她精致的侧脸在皎月之下好似都泛着熠熠光辉。

靳北御浓眉紧皱,如蘸了墨的双眸微微沉着。

“你为何如此倔强?”

“那你为何又如此霸道?”

就算知晓他不善言语,在这件事上除了担忧太子以外,对她多少有几分顾及。

可她就是看不惯他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张嘴就是命令。

“反正你不跟九爷道歉,九爷今儿就不会踏出这里半步!”

一如既往的倔强,靳北御不给台阶,此事就休想翻篇。

靳北御就知道,惹到了她绝对讨不了好处!

“本王再欠你...”

“道歉!”

此事没得商量,靳北御阴沉着脸:“此事是本王失言,本王道歉!”

哼!

李慕九甩给他一个玉瓶,靳北御垂眸深深看了一眼。

“可本王的意思没错,如若你想平安无事的回到别天崖,就不能招引视线。”

“闭嘴吧你。”

清晨。

距离昨夜的事,已经过去了六七个小时。

而这几个时辰里,靳北御彻夜未眠,李慕九倒是睡的舒坦。

“王爷。”

一袭朝服,俊美非凡。

冷冽的侧脸,精致的眉眼,高挺的鼻梁,薄薄的唇。

他腰间的血玉迎风晃动,黑如深潭的双眸深沉难测。

“太子今日如何?”

“境况不佳,但并没有想象中的差。”

李慕九的药对任何一种毒素都有减缓的作用,特别是肺部,它可以保证毒素不会蔓延到心肺。

傅尧不着痕迹的看了眼靳北御的侧脸:“若是王爷担忧,便前去太子府探望。”

靳北御抬手一止:“不必,本王现在担忧的事,太子一事是否当真跟白泽远有关。”

若是跟白泽远有关,那他背后的人又是谁。

“白泽远乃是太医院首席,更是江州白家的直系血脉,依属下的调查,白家确实如王爷所说,并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可白泽远本人,他在朝中为人低调,近乎不跟其他权贵走的很近。”

靳北御微眯眼:“那两个月前,白泽远又在做何?”

两个月前....

傅尧拧了拧眉:“据说刘贵妃身体不适,召了白泽远入宫,所以白泽远两个月前,除了回太医院歇息和去其他行宫以外,时间几乎都用在了刘贵妃的身上。”

“除此之外?”

傅尧微垂头:“除此之外便再无其他。”

《王爷又被气出内伤了》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