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将门呆女有点甜》将门女的秀丽田园00 RPS 将门呆女有点甜网盘

将门呆女有点甜

古代言情连载中

《将门呆女有点甜》为星辰大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自从金三的话放出来之后琉璃就一直沉默,和往常无话可说的沉默不一样,这次的琉璃显得十分颓废。 索性没一会金十就回来了,他显然是成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1 12:04: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将门呆女有点甜》为星辰大业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自从金三的话放出来之后琉璃就一直沉默,和往常无话可说的沉默不一样,这次的琉璃显得十分颓废。 索性没一会金十就回来了,他显然是成功

《将门呆女有点甜》免费试读

自从金三的话放出来之后琉璃就一直沉默,和往常无话可说的沉默不一样,这次的琉璃显得十分颓废。

索性没一会金十就回来了,他显然是成功了的,可面上却是没有多少笑容“国师让刘先生先在京城安息下来,保持联络,梁王的事情他定然会给你一个交代,只不过在此之前还希望不要轻举妄动,国师还说刘先生您身为梁王生前最为信任的幕僚,应当知晓他是个什么样子的人,他放出的话,就没几个实现不了的。”

金十一口气把要传的话给说完了,而琉璃也大概了解了国师的处境,在皇宫中被监视的状态还能护着自己的势力,不可谓不厉害,可此消彼长,国师毕竟一直被困在一隅之地而皇帝却是掌管天下,国师现在应当也是勉力支撑了。

“我当然是理解国师的,既然如此我也不用在京城等消息,梁王生前在北地留了一直军队,我会尽量的摸清里面到底还有多少我们的人,估算清楚我方势力,继续蚕食,在那乱臣贼子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发展,好为梁王以后做准备,这京城日后就劳烦国师了。”

说完琉璃就带着吴言几个呼吸之间就跳跃出了金三和金十的视线,留下金十一脸感慨“我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武功啊。”

金三怒拍了金十的脑袋“你个蠢货,刘幕僚可是梁王身边数一数二的大将,文能兴邦武能定国,咱们想要打到那种程度只有死练!你平时练了么!”

琉璃调整好呼吸却是半步不愿再走动“琉璃,刘礼,还真是好名字,感情之前您一直都没告诉我真话,到底有没有拿我当朋友!”

凤眼中全是怒火,琉璃一时哑口无言“算了,很多事情你现在不方便知道,你要相信我,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的。

咱们现在要去北地了,如果你不愿意那我也不会勉强。”

吴言显然听不出来这种故意岔开话题的方法,颇为认真“若是我们去了北地,是否就要从基层做起当个小兵,尔后慢慢爬?”

琉璃点点头,吴言随后沉思片刻。

“行,那我要先回家一趟收拾包袱,是说我武功不错可是这么久的路光靠走可有的受,得准备点盘缠,留书大伯和爷爷等人好叫他们不要担心。”

琉璃吓得一咯噔“你可不要憨的留书你去参军了。”

吴言默然,她还真准备写来着。

吴言在吴家吃的最后一顿晚饭很是不舍,看着沉默的娘亲她默默地站起帮吴夫人揉了揉额角“娘亲,你以后不要这么操劳了,天塌了个子高的顶着呢,交给我们吧。”吴夫人最近为了几个女儿的事情到处奔波,看见小女儿一反往常的木讷也没多少反应,只是多交代了几句就让吴言离开了。

吴言走出小院眼含泪水的看着亮着灯的窗户,上面倒映了吴夫人继续操劳的身影,吴言无声的在心中呐喊(娘,你放心,我会去把爹和哥哥找回来的,一定会!)

吴言趁着月色离开了京城,而吴家在三更钟敲响之后也全都陷入了梦乡。

北地荒凉四处沙漠,吴言牵着骆驼干咳不止,半月前她离开吴家在琉璃的指点下踏上了北地之旅,吴言吐掉了嘴里的沙子把汗巾系在手腕(琉璃,咱们还有多久才能到玉门关,我要废了。)吴言用尽力气挣着自己的眼睛,不让身体倒下,可是脚步却一步比一步沉重。

琉璃虽然是灵魂体,可是连日来的劳碌奔波也让它显得疲惫不堪。

(按理说过了前面这两个坡应该就是了,也有可能是我们昨天晚上把方向给认错了,如果你实在忍不住了的话就喝点骆驼血。)吴言紧紧地抿着嘴,想到那腥气的味道忍住干呕的感觉加快了脚步(我觉得还可以继续忍忍,说不定,说不定等一会儿就可以看见绿洲了呢。)吴言心里抱着毫无根据的幻想,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只不过是凭着一缕信念撑下去,可姜军交代的任务若是完不成,她错过这一次,不知还要等上多久。

吴言抹了把脸上的沙子又继续的往前走,在吴言即将撑不住的时候听见了人声,这时候也不管敌我了,立马就倒了下去,而在她晕倒之前,可以感觉到自己被那队人发现了“少主,这有个人晕倒了!”

吴言醒来的时候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之内,车里面寻着让人心安的熏香,她一有动静,旁边的侍女就打起了帘子“姑娘,您醒了,我这就去叫少主过来。”

婢女很显然是得到了吩咐,不等吴言回话就立马跑了出去,吴言抿了抿嘴唇,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余三公子余子恩这么多年走遍了大江南北,还没有见过一个女子,身上竟然可以带着军帐内所特有的令牌,摈退左右之后就准备问个水落石出,可没有和女子打交道的经验,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姑娘这个令牌你是从哪里得来的?这对我至关重要,还望你如实回答。”想了半天余子恩还是决定开门见山,大家都快活。

吴言被这样一说现在脑子可终于恢复过来了,头一反应就是去摸自己身上的令牌,看见余子恩手里拿着的东西,浑身发凉,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完,了这回不仅仅是不能升官儿了,这小命估计都得没了,吴言抿了抿嘴唇,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怎么跑路了,余子恩耐着神情又问了一遍,看这姑娘傻傻愣愣的,还是不回复,不由得纳闷,难不成这是傻子?

“姑娘,若是可以的话,可否回答在下的问题。”吴言呗,再三逼问新下一级竟是找了个瓷瓶,直接把自己给撞晕了,余子恩看着一地的狼藉哭笑不得,婢女听见动静过来看,他摆了摆手让她退了下去,看着地上的花瓶颇为心疼,世人皆知余三公子什么都好,就是太抠了。

余子恩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再看了一眼满脸血痕躺在病床上的吴言,心里骂娘,本来看里衣的料子颇为不俗,以为可以敲诈一番,可没有想到是个脑子不好使的,这样下去能不能回本还难说。

“来人,把这碎片给我收拾了,请个大夫给他看病,这所有的东西都给我记在账上,翻十倍,让他以后慢慢还!”

《将门呆女有点甜》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