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依依东望》依依东望毕其一生意思 免费下载 依依东望by陆陆溜溜

依依东望

短篇连载中

陆陆溜溜新书《依依东望》由陆陆溜溜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令狐,董小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回到月城的董幻丽,提着行李径直打车来到了月亮山泡着温泉,空旷的温泉里只她一人,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眼神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19 18:04: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陆陆溜溜新书《依依东望》由陆陆溜溜所编写的短篇风格的小说,主角令狐,董小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回到月城的董幻丽,提着行李径直打车来到了月亮山泡着温泉,空旷的温泉里只她一人,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眼神

《依依东望》免费试读

回到月城的董幻丽,提着行李径直打车来到了月亮山泡着温泉,空旷的温泉里只她一人,如同羊脂白玉一般的胴体散发着惊心动魄的美丽。

眼神在水汽中变的朦胧起来,下意识的喊了一声,“不疑,给我拿……”

忽猛地顿住话头,想起周不疑并不在这,俏脸上便浮现出落寞神情。

女侍应生听到动静,急忙赶到,有些慌乱的问道:“董小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去帮忙把我的手机拿过来。”

董幻丽出了温泉,将宽大浴袍披在身上,这时侍应生也把她的手机拿了过来,她接过手机,却没有动作。

然而手机响了。

看着上面的来电提醒,董幻丽面上难以自控的露出惊喜神色,转瞬又悄悄隐去。

只残留下两分凄美。

周不疑看着迟迟没有接通的电话,再想起董小虎的话语来,一时有些心烦意乱。

正想挂掉的时候,手机上的界面转换成正在通话。

周不疑轻轻喂了一声,得到董幻丽的答声后。定了定心思,才道:“来寒水公园旁的杰哥烧烤陪我喝酒。”

电话那头的董幻丽声音很冷,“你叫我来我就来?呵呵,凭什么呀?”

周不疑顿时无言以对,又气不过董幻丽这种语气,便叫道:“当我没说。”

接着便看到通话被挂断。

郑杰端着几盘串走了过来,又放下两瓶“晋酒”,边拧着酒盖子边问道:“刚跟谁打电话啊?”

“没什么。”周不疑摇摇头,接过郑杰递来酒水后就喝了一小口。

只感觉一股热气冲到鼻子处又顶上脑门,顿时深深皱眉一脸的难受。

郑杰见状,惊叫道:“卧靠!以前一口喝完一整瓶烈酒都没事,喝个小瓶药酒你还受不了了?”

缓了缓神的周不疑苦笑摇头,“不是,我一天没吃饭了,空腹呢。”

“不早说,来来先吃点东西。”郑杰热情的招呼着周不疑,又跟周不疑扯着闲天。

聊来聊去的二人喝的脸面通红,一口一个兄弟喊着。

郑杰小声道:“老弟,帮我个忙怎么样?”

周不疑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问道:“什么事?”

“今天太晚了,这样吧,明天你来我住的地方,带上你的银行卡和身份证,帮我贷点钱。”郑杰说完事情,又接着许下好处,“要是贷出来了,钱给我,当然,还也是我来还,到时候我额外拿点钱给你。”

贷款?

周不疑有些沉默了,在他的印象里,贷款就意味着复杂麻烦,不管是去银行,还是去借高利贷。

贷款之后就每天想着要还钱,直到还清,那种欠着别人的滋味并不好受。

就像他欠支宝八千,还了又用了,循环往复一年多了还是没还清。

模棱两可的回道:“你怎么需要贷款了?再说用我银行卡和身份证就能贷到了?还是算了吧。”

“老弟,你就当帮我个忙不行,我最近真的蛮苦,要不然也不会找你了。”郑杰脸色略黑。

周不疑更是觉得心里不舒服,早知道这顿酒不喝也罢,毕竟吃人嘴短。

此时已经不好明确拒绝郑杰了,只得答应下来。

在回谯楼的路上,周不疑和董幻丽不期而遇。

“你不是说不来么?”周不疑笑了,有点窃喜。

闻着周不疑身上苦臭酒气,路灯下因为犹豫着脚步而吹了半天冷风的董幻丽哼了声,“我怕你醉死在街头。”

周不疑哈哈一笑,“醉死好,要是死之前是醉着的,那我这辈子再无遗憾。”

“遗憾?你也会有遗憾?”董幻丽追上周不疑的脚步,冷冷说了声。

“我有很多遗憾啊,比如说没能读完书,找工作都找不到,直接被学历卡死了我无数机遇,还有就是这些年没能去学点什么,搞到现在还是要为了钱打工,做点机械般的工作,可我真的不愿意过这种生活啊。”周不疑有些感伤道,说完把脚下一块石头踢走,话锋一转又问了声,“你弟弟小虎呢?好久没看到他了。”

董幻丽气愤道:“你除了整天想些有的没的还会做些什么?你要的生活不会来找你,要你自己去争取。算了不跟你说了,和我又没什么关系。”别过头去再不看周不疑一眼。

再是不求上进,被自己在乎的人嫌弃,心里也难免会泛起一丝苦涩吧。

只是在机会来临之前,能做的也只是反省过往,积蓄力量,以待来日了。

周不疑并不打算解释些什么,就让人误会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故作不知的又问了声,“董小虎在哪?你还没告诉我呢。”

董幻丽有些奇怪,不过想着董小虎是被令狐遨带着做事她心里也是无比放心,不想在周不疑面前提起令狐遨,组织了下语言说道:“小虎在我一个很要好的朋友那里上班,一个月怎么也得拿个两三万块,好着呢。没必要和你在一起,你也别去找他。”

“很要好的朋友?你到底是怕在我面前提起令狐遨会让我不开心,还是怕我坏了你和令狐遨的好事?”周不疑心中暗自猜测,又想起几年前那些快乐的时光,只是再美好的画卷也当不得完美二字。

令狐遨在周不疑眼中,就是多余的墨迹,毁坏了这副画卷的美好,却怎么也擦不掉。

不知不觉竟已走到谯楼前,周不疑想着被他“救”下的董小虎,和对董小虎的遭遇一无所知的董幻丽。

脑中穿针引线试图勾连起前后因果,却毫无头绪,弄不明白令狐遨为什么要害得董小虎不人不鬼,又是怎么能瞒住董幻丽瞒这么紧的。

董幻丽偷摸打量着周不疑,见他又在走神,看了看前方,忍不住起了个捉弄心思,并没有提醒一声。

砰!

想事想的出神的周不疑撞到了路灯杆上。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你个笨蛋。”董幻丽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揉着脑袋的周不疑倒是跟着笑了起来,伸手去拉董幻丽。

董幻丽收起笑容,轻描淡写的避开了周不疑伸过来的手。

有些尴尬的周不疑讪讪收回了手,装作随意道:“这两三个月我不打算再工作了,在家有点事。你呢?还在当老师?”

一听周不疑这几个月又打算在家躺着直到过年,董幻丽就像被踩到尾巴的猫,惊叫道:“上次在洪都你是怎么说的?来年开春,你怎么去面对令狐遨?你知不知道令狐遨已经布下陷阱,就等着你自投罗网!”

周不疑猛地顿下脚步,目光似刀,仿佛要破开董幻丽眼上迷雾看清某些东西。

被他盯着的董幻丽自知失言,脸上露出一丝慌乱。

落在周不疑眼里,如同寒冬腊月。

“你跟令狐遨又有联系了?”周不疑很是不敢置信道,“陷阱?董幻丽,这几个月我不在你身边,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是不是和令狐遨在一起!”

“你是在嫉妒么?周不疑,你弃如敝履的,不代表就没有人会奉若至宝!”董幻丽也是豁出去了,破天荒的吼了回去。又呵呵惨笑道:“我不和令狐遨在一起难道还像个烦人的口香糖一样黏在你身上?你跟我说说,你哪样比得过令狐遨?”

“董幻丽,你知不知道小虎……”话说半句,周不疑又止住话头,想起董小虎不愿意让人看到现在的样子。

周不疑说到董小虎时,董幻丽就出声打断了,倒是没有发现周不疑话语声是在中途自己止住的。

这一个细节上的巧合,让董幻丽没能在这个夜晚见到董小虎,日后再见时所发生的那些,仿佛也是在此刻注定。

“别说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小虎?小虎虽然刀子嘴豆腐心,可他一直把你当作姐夫,而你呢?不求上进!配跟我弟弟混在一起么?让小虎跟你一样无欲无求平庸一辈子?我要让他跟着令狐遨,至少他会有钱有势,不用像你一样只能把对物质上的欲望压在心底,看着别人住豪房,看着别人开豪车,明明羡慕的不行却还要装作不在意!连口渴了,能回家喝白开水就不会舍得买水喝!周不疑,你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有多清苦你真当我不知道么!”

董幻丽双眼闪烁着怒火,一字一句都如同刀子一样,将周不疑的伪装割开,露出里面的不堪。

被揭开伤疤的周不疑好似在冰天雪地里赤身裸体,本就落魄的神色更显凄凉,心里也有点难受,更多的还是追思。

换作从前,他被董幻丽这么吼一顿,接着就是董幻丽蹲下哭了,然后他花言巧语把董幻丽逗笑。

继续逃避着现实,活在梦中。

而今什么都不一样了,仿佛一夜醒来就换了人间。

董幻丽怒气不减,更是伤人的叫了声,“我没再当老师了,我会在年后加入令狐遨的公司,成为他的得力助手。而你,好自为之!”

周不疑并没有回话,轻轻把董幻丽拥入怀中,低头望了一眼咬着自己肩膀的董幻丽,丝毫不觉得疼痛一般。

“周不疑,我要你永远也忘不了我!”

董幻丽看着周不疑肩膀上自己的杰作,血肉模糊的一圈齿痕,哭着笑了起来。

周不疑更抱紧了些,微微侧头嗅了一下董幻丽耳畔清香,将这个味道铭记在心。

“幻丽,不管你打算做些什么我都不反对,只求你答应我,照顾好自己。”

谯楼的夜晚忽然完全暗下,难得一见的停电所带来的是寂静无声。

只有冷风若刀,割碎所有。

《依依东望》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