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朝遗梦》天朝之梦 大罗罗 小说 同人 王朝遗梦网盘

王朝遗梦

穿越已完结

完结小说《王朝遗梦》是鹅的宝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彻,卫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的伤完全修养好之后,重回宣室殿随侍刘彻。刘彻说密查刺客的事没有进展,刺客的身份不明且死无对证,在他们身上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更新:2020-03-19 06:03: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王朝遗梦》是鹅的宝贝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彻,卫青,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我的伤完全修养好之后,重回宣室殿随侍刘彻。刘彻说密查刺客的事没有进展,刺客的身份不明且死无对证,在他们身上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

《王朝遗梦》免费试读

我的伤完全修养好之后,重回宣室殿随侍刘彻。刘彻说密查刺客的事没有进展,刺客的身份不明且死无对证,在他们身上更没有发现什么可疑之处。刘彻说这话的时候,王谷也在旁边,我用余光观察着王谷的表情变化。王谷的手哆嗦了一下,把头低下去,叫人看不清他的嘴脸。

我们去了长乐宫,太后要见刘彻。

太后命周围的人都退下去,只留刘彻和我,还有她身边的一个太监。

我从太后审视我的眼神看出来,她接下来要说的话和我有关,不然不会摒退左右,却把我留下来了。

“不知母后有何事想和儿臣商量?”刘彻一见太后这架势,便猜到她有话想密谈了,“儿臣恭听。”

“听说你想封妃?”太后瞥了我一眼,开门见山地说道,“封杨诗兰为夫人?”

刘彻看了看我,忙对太后笑道:“母后,儿臣正打算和您说这事。诗兰为朕吃了很多苦,朕要给她一个名分。”

我低下头,不敢直视太后,她自从巫蛊的事件之后对我一直很有偏见。我给皇后换了巴豆粉的事,太后本来还想治我的罪,后来听说是刘彻极力护着我,我才能安然从巫蛊事件里脱身的。

“一个小小的宫人竟敢勾引陛下,妄想飞上枝头当凤凰!”太后气得立起身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托起我的下巴,“长得漂亮又如何,皇后雍容华贵地位尊高,卫夫人温柔婉约,无论地位气质你和她们相比都是差之万里,竟然敢生非分之想?”

我从来没有生过这种非分之想,心里虽委屈难受,但也只能跪在地上请罪:“太后息怒。陛下万金之尊,奴婢姿色平平,岂敢勾引陛下。是陛下错爱了奴婢,奴婢绝不敢和皇后争宠。”

太后冷哼一声,不屑地拂袖坐回她的凤榻。

刘彻想扶起我,向我走近了两步,忽又想起什么似的,便去了太后跟前哄她:“母后何必对诗兰动怒?诗兰替儿臣挡了一刀,现在胸口略微好些。朕是真心喜欢她,难不成母后连儿臣一个小小的心愿都不愿成全?”

太后的语气微微软了下去:“彻儿,你可知道皇后都快闹翻天了?她这几日天天跑哀家这哭哭滴滴的,先是一个卫子夫,现在又来一个杨诗兰,她的脾气你不是不知道,你以为哀家真想管你们夫妻的事?”

我低着头跪在地上,膝盖有些生疼了,但没有太后的允许,我唯有忍受的份。皇后是个醋缸子,卫子夫得宠就够她闹腾的了,现在又来刘彻要封我为夫人的传言,她怕是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了吧!她不知道正是因为她那个烈性子,从小娇纵霸道,刘彻才离她而去,再加上她没有生育能力还不懂得收敛脾气,刘彻会忽视她也是理所当然的了。我忽然觉得一切是那么可笑,我对封妃一事本无所求,我宁愿当一个普通的宫人,默默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才能回去,或者一辈子都回不了家,我也甘愿做一辈子的宫女,不要搅进后宫中女人们的勾心斗角,那样的生活毫无幸福可言,一个不小心还可能赔上身家性命,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有人过来扶起我,我抬头一看,是刘彻。我犹豫了一下,看向太后,她无奈地把目光移开了,我才敢站起来。

刘彻握起我的手,柔声问道:“身体可还好?”

我微微笑道:“谢陛下关心,奴婢很好。”

太后干咳了两声,打断了刘彻接下来想说的话。

“皇后娘娘到——”

殿外有太监急急地喊了一声。我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陈阿娇已经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婉云紧跟在她身后。我冲婉云笑了一下,婉云对我皱了一下眉头,那意思似乎是提醒我皇后的情绪。

陈阿娇看见我也在,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先给太后请了安,然后略带不情愿地给刘彻请安:“见过陛下。”刘彻撇撇嘴,摆了一下手,连免礼都懒得说了。

我心里极为不安,他越是这个不待见陈阿娇的态度,我越是要遭殃了。

果然,陈阿娇走到我跟前,笑里藏刀地说道:“哟,这不是我们的大仙女杨诗兰吗?仙女果然厉害,天生的狐媚味!”

“奴婢诗兰见过皇后娘娘。”我俯下身子请了安,余光瞥见她恨不得吃了我的样子。

我皱着眉头,咬紧嘴巴,却不敢直视上她满眼的愤怒。我不是怕她,我怕的是她的皇后身份,我不想再引火上身。想起死去的柳鹊,我心中不知是悲还是怒,总之好不是滋味。

“皇后,哀家人老了,偶尔想和陛下唠家常,不知你这会来有什么要紧的事?”太后明知故问,她刚刚才和刘彻埋怨皇后因为封妃的事天天跑她这里诉苦,“快来母后这边坐。”

陈阿娇嘟着嘴,一面看着一旁不语的刘彻,一面走到太后那边去了。

“母后,您答应要给我作主的。”陈阿娇摇着太后的胳膊撒娇起来,像极了一个不懂事的小女孩,“陛下后宫已有众多佳丽,他还想再封妃,我这个皇后快成摆设的了。”

太后为难地挑了一下眉毛,一开口却又是满脸的笑意:“皇后,这历代的皇帝哪个不是后宫佳丽三千的?再说了,那些个美人夫人的不都得景仰你这个皇后?陛下年龄越来越大了,也该繁衍子嗣,让汉朝的江山后继有人。”

陈阿娇的手一顿,不服气地哼了一声,瞅着刘彻不满地说道:“当年若不是我母亲拼力周旋,汉朝的江山后继者还不知道能轮到当今陛下将来的哪个儿子呢!”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像屏了气般,空气骤然变得紧张起来。太后的脸色也不悦了,刘彻更是一脸的怒气:“皇后,朕已经忍你多时了,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提旧事,不就怕朕忘了你母亲的恩情!你身居后宫高位,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朕哪一点对不起你了?难不成娶了你,朕就不能再有别的女人?你别忘了,这江山是朕的江山,朕是一国之君。”

我们一旁的宫人忙跪在地上。刘彻发这么大的脾气,大概连陈阿娇也感到很意外了。

她站起身来,看了看满脸不高兴的太后,又瞅了几眼刘彻,竟委屈地哭道:“陛下让我当皇后,却极少去椒房殿,宫里的人早就在背后说了不少我的闲话。好,你爱宠谁宠谁,我和冷宫里的那些女人也没什么区别!”

她愤愤然走出了殿外,婉云给我递了个眼色,便也随着离开了。我望着殿大门外渐渐远去的人影,忽然觉得皇后也很可怜,她的凄苦和她的寂寞,有谁体谅过呢?

帝王对一个人的宠爱不可能长久,哪怕现在一时对你宠到无法无天的地步,将来他也总会弃你而去,重去寻找新欢。历史上的刘彻后来不也是因为喜欢钩弋夫人而冷淡了卫子夫?在这个依附男人而生活的年代,女人的唯一资本就是年轻时的美貌。

我知道陈阿娇的命运,知道卫子夫的命运,唯不知我将来的命运会如何,心里蓦地感到凄凉起来。

回到宣室殿,卫青立在殿门那里迎接刘彻。我跟在刘彻后面进去,经过卫青的身边,忍不住看了他一眼,他的目光刚好和我的重合。我对他笑了一下,他竟不安地移开了视线,那落魄的神情真让人心疼。我们多久没在一起开心地说过话了,他也不再去秋桐院找玉姣,我知道他是怕遇见我。

“卫青,王恢可有来信?”刘彻严肃地问道。

王恢他们领兵前去马邑潜伏大单于多日,不知消息如何,刘彻心里一定十分紧张,经常看见他焦急地在殿内徘徊。

卫青回道:“回避下,暂时没有消息。不过,刺客一事有点眉目。”

“说,”刘彻着急地问道,“什么眉目?”

卫青说:“密查此事的官员回禀,杀手是匈奴人派来的猜测不可靠。刺客和匈奴人没有任何明显的瓜葛,他们身上也没有关于匈奴的任何东西。”

刘彻“嗯”了一声,背着手踱起步来,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

王谷又是低着头,眼珠子转来转去,那长而歪下来的眉毛都连带着一股邪气了。我不屑地在心里冷哼一声,真想马上说出他和田蚡有勾结的事来,无奈我并没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自己的想法。

“王谷。”刘彻忽然叫道。

王谷一时竟然激动地跪在地上,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陛下有何吩咐?”

众人纳罕地看向王谷,他这个表现和平时的从容自重相去甚远。我冷眼看着他,他似乎感受到我的寒意,忽然抬起头望向我。

“你去请田丞相入宫,朕有事与他相议。”刘彻急道。

“诺,奴才这就去。”王谷爬起身来,匆忙跑向外面去了。

田蚡来了之后,刘彻把我们这些左右都摒退了下去。我刚出了殿外,在回秋桐院的路上,卫青追了过来,他的手上多了几本书籍。

难得他主动来理我,我便高兴地说道:“卫青,这些日子不见你,你过得还好吗?”

我刚对上他的视线,他又马上移开了目光:“不好。我过的不好!”

“怎么了?”我小心翼翼地问道,他看上去很痛苦的样子。

他忽然转回头定定地看着我:“诗兰,你真的愿意做陛下的夫人?我一直以为你愿意等我的!”

“卫青?”我一下子被他的激动吓住了,“你冷静点,小心被别人听去了不好。”

卫青不依道:“诗兰,你心里没有我吗?那为何发上一直留着我的发簪?”

我摸摸头上墨绿色的簪子,这才明白我对这支簪子的喜爱引来了他的误会。我之前对这个细节不曾放在心上,现在是有嘴也说

《王朝遗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