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本宫非良》本宫非良百度网盘 傲娇受 本宫非良同人

本宫非良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本宫非良》是琉璃风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璋,连笙,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穿着一身素白站在皇宫门口,不戴发饰,不施粉黛,身后没有了长公主奢华的仪仗,仅仅跟着兰月一个人。 见厉长靖脚步匆匆地走来,我赶紧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9 00:05:2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本宫非良》是琉璃风盏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宋璋,连笙,书中主要讲述了: 我穿着一身素白站在皇宫门口,不戴发饰,不施粉黛,身后没有了长公主奢华的仪仗,仅仅跟着兰月一个人。 见厉长靖脚步匆匆地走来,我赶紧

《本宫非良》免费试读

我穿着一身素白站在皇宫门口,不戴发饰,不施粉黛,身后没有了长公主奢华的仪仗,仅仅跟着兰月一个人。

见厉长靖脚步匆匆地走来,我赶紧迎上去:“厉大人!”

“长公主?”他先是吃惊,见我一身素白,随即又惶恐道:“这如何使得!”

非皇亲国戚,非能人义士,却得到了大珩最尊贵的长公主的吊唁,何等荣光!

“老太太她,值得我尊敬。”我说到,“厉大人,拜托您了,明熙不胜感激!”

“公主言重了,自打四年前您孑然一身救了十万边关将士的性命,那这十万条性命,便是都归还于您也无妨!何谈此事!”厉长靖的眼眶还微微泛红,眼下乌青,想必近来忧思过重。

“厉大人,保重!”千言万语梗在喉咙,我动了动唇,却只能说出“保重”二字。终究是我对不住他们。

厉长靖向我郑重行了一个礼:“公主殿下亦要保重!”

看着厉长靖消失不见的身影,我久久不能回神。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杞人忧天,这样的部署到底有无过错,但是为了大珩,为了卫家的江山,我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

“回吧。”我道。

兰月应声,搀扶着我离开了宫门。

——分界线——

崇华殿,年轻的帝王坐在宽大龙椅上,剑眉微蹙,薄唇微抿,不怒自威。

宋连笙跪在大殿下方,毕恭毕敬,不敢逾越,身旁是定国公宋璋。

“辅国将军可是嫌朕拨给你的兵太少了?”卫昭问道,说是在问,实则肯定。

“陛下,千丈崖地势险峻,易守难攻,臣此番前去,乃是为了绞杀土匪,还百姓一个太平,故,臣不敢轻敌,八百士兵,臣实在难有把握。”宋连笙说道。

“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朕肯出兵八百已是抬举他们,宋卿不觉得吗?”

崇华殿里的气氛顿时如紧绷的弦,叫人不得放松。

宋连笙迟疑了一会儿,刚要回话,却被宋璋抢了先:“陛下所言极是,一帮落草为寇的乌合之众,一无排兵布阵的章法,二无运筹帷幄的本事,八百士兵足矣。”

宋连笙还想说什么,却在宋璋的眼神暗示下闭了嘴。

“如此,公爷和将军便回吧,朕亦乏了。”卫昭这便是在赶人了,宋璋连忙道:“臣等告退!”语罢,拽了一下宋连笙的衣服,二人便走出了崇光殿。

出了宫门,上了国公府的马车,宋连笙忍不住问道:“父亲,纵使那些土匪极易铲除,但那千丈崖下乃是千丈深渊,极难攻克,您怎能夸下海口,仅仅用兵八百便能取得大捷呢!”语气里颇有指责的意味。

“笙儿难道看不出陛下此乃故意为之?”宋璋掸了掸官袍,也不恼,“当年你弃长公主于不顾,让她沦为了皇室贵族的笑柄,如今陛下是在为他的亲姐姐报仇啊!”

“笙儿,你远在楚地,无论如何也无法在帝都扎根。你是本官的嫡子,将来的定国公,若你孑然一身毫无人脉,那么定国公府也离破败不远了。”

宋连笙抿紧了薄唇,看着宋璋鬓上星星点点的白,还是将口中伤人的话吞咽了下去,当年的事还历历在目,为了定国公府的荣耀,他做了那背信弃义之人。当了那负心汉,娶了卫莹,却抵不过天道轮回,反而令定国公府陷于困境,直到宋婉清入宫为后,定国公府才又渐渐发迹起来。

父亲的话他明白,他身为嫡子,必须要留在帝都,和父亲一起,为整个家族筹划,为整个宋氏一族的荣辱而战。这是他身为嫡子的责任。

见宋连笙不说话,宋璋闭上眼睛:“何况,只有将权势牢牢握在手中,你才能有权利和陛下谈判,和天下谈判,去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睁开浑浊的眼睛看向宋连笙,仿佛能看穿他的内心,“否则,你连谈判桌的边儿都够不着。”

宋连笙自然明白自己一直想要的是什么,他为那人日夜相思,守身如玉,可她却要嫁与旁人了。

“孩儿明白了,父亲。”

马车到了定国公府,刘氏便赶紧出来相迎,脸上的喜色遮都遮不住:“太好了笙儿,你能留在帝都,我们一家人可算是能团圆了!”

刘氏仰着头看着自己高大的儿子,满眼都是欣喜,惹得宋连笙也不禁莞尔一笑:“母亲若能高兴,那便是再好不过了。”

“快进去吧,在大门口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宋璋冷言打断这对母子的对话,率先走了进去。

宋连笙看着父亲率先进去的身影,不由得叹了口气。搀扶着自己的母亲,也走了进去。

“母亲,莹莹呢?”宋连笙问道。

一提到卫莹刘氏心里的欢喜便被冲淡了几分:“早早便回来了,母亲给她安排在了你的院子。”

说的是宋连笙未娶妻前住的听风院,是个好住处。

“儿子不日便要带兵出城,莹莹乃是公主,又是您的儿媳,你们本是一家,莫要鹬蚌相争,白白叫那渔翁得了利。”

话说到此处,刘氏心下明白了几分,不由得脸上挂上了愧色:“瞧母亲这脑子,怎的把这茬忘了?笙儿放心,她纵然有千般不对,但只要是你的妻子一天,那母亲也便是要护着的。”

宋连笙微微一笑,他知道母亲这是开了窍了。

他既已经回来了,就不能再让兰泽院的那对母子再作威作福,身为妾室,那便得有妾室的本分才可,否则内宅如何安定?宋氏的男儿又如何安心在前朝?

想到宋连筠和他的母亲李氏,宋连笙面色微冷,偏不巧,他们竟就在大堂上坐着,还有宋璋的一众小妾和庶子庶女。

他们大多不敢直视宋连笙和刘氏,嫡庶有别,大珩很是看中长幼嫡庶之分,她们平日又不得宋璋宠爱,大多是风花雪月浓情蜜意那么一阵,便被抛之脑后,运气好点的,在宋璋宠爱之际怀了孩子,好歹有个依靠;运气不好的没个一儿半女,在这偌大的国公府里宛若空气,所以更是小心谨慎,半点不敢逾矩。

“恭迎小公爷。”屋里的人齐刷刷道。

宋连笙看向刘氏,便知道这是母亲为了给自己撑场面特意安排的,不禁心里有些好笑:自己已经是嫡子,怎的还需要这些虚的场面?却也心下一暖,心知母亲心里最是看重自己的。

只见刘氏道:“算你们有心了。”

宋璋倒是对刘氏的做法不可置否,毕竟他看重嫡庶。只是见李氏脸色苍白地站在宋连筠身边,便忍不住赶紧走上前去:“鸳鸳怎的出来了?你身子不好,留在兰泽院休息便是。”

刘氏脸色一变,宋连笙也眸光微冷。

“李姨娘身子不好,日后便留在兰泽院里好生休息吧,莫要再出来了,以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红颜薄命,一命呜呼,平白无故给人徒增麻烦。”

闻言,宋连笙转过身去,果不其然,来者竟然是自己的亲妹妹,宋婉清。

《本宫非良》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