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灵力少女漫漫谈》 HE 灵力少女漫漫谈女体化

灵力少女漫漫谈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灵力少女漫漫谈》作者:萧里珍,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裴俞先,苏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裴俞先回到都城的时候,夏青云的死讯已经在城中传开。 本来还残存着一丝希望,现在彻底绝望了。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夏府。 裴俞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11 12:05: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灵力少女漫漫谈》作者:萧里珍,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裴俞先,苏锦,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裴俞先回到都城的时候,夏青云的死讯已经在城中传开。 本来还残存着一丝希望,现在彻底绝望了。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夏府。 裴俞先

《灵力少女漫漫谈》免费试读

裴俞先回到都城的时候,夏青云的死讯已经在城中传开。

本来还残存着一丝希望,现在彻底绝望了。

他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到夏府。

裴俞先从夏青云书房中找到将印,看到夏青云从不离身的佩剑,也一起带走了。

走出书房,四五个黑衣蒙面人迎面而立,像院子里的几尊煞神,双臂交叠抱在胸前,周身围绕着杀气。

来者不善。裴俞先把将印和佩剑在一边放好,握住腰间的刀柄。

“夏府的人在哪儿。说出来,饶你不死。”这些蒙面人并不急于动手。

“少废话,出手吧。”裴俞先抽出太极刀。

黑衣人不屑道,“就凭你。”

五打一,裴俞先被这些人包围住。

几个回合下来。

裴俞先被迫跪在地上,只能挥刀接挡敌人一波接一波的袭击,耳侧哐当哐当的声响如雷击一般,眼瞅着就要招架不住。

几个蒙面人突然往后一挺,齐刷刷的倒在地上,口鼻流血,暴毙身亡。

“苏姑娘。”裴俞先站起来,刚才他正是看到苏锦趴在对面的屋檐上,苏锦做手势,示意他吸引敌人注意力。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锦在他们身后甩出淬了毒的暗器,一招击中。

要不然凭裴俞先这两把刷子,他早就身首异处了。

“裴统领,没事吧。”苏锦跳下来,走到裴俞先面前。

裴俞先摇摇头,“多亏姑娘相助。”

“这都是些什么人。”裴俞先朝着地上的尸体踹了几脚。

“琼保的人。”苏锦冷声说。

裴俞先看向她,苏锦轻功上乘,她的靴子上却沾满了泥污,不知是跑了多远的路。

不忍道,“苏姑娘,将军他......”

“我知道。”苏锦环视着夏府,这二十几年的时光,回不去了。

“这把剑。”裴俞先把佩剑交到苏锦手上,“是将军生前,最爱用的。”

苏锦接过,她才接受了夏青云已死的事实,又看到故人遗物,心里百味杂陈。

“苏姑娘,你们之后,打算怎么办。”

苏锦来不及想得那么长远,她现在只想去找琼保报仇。

“我再拿点东西,就去茯苓堂找夫人。到时候从长计议吧。”苏锦扯了个谎,没有把她的想法告诉裴俞先。

“既然琼保派人来追杀你们。”裴俞先嘱咐道,“都城是待不下去了。”

“恩。”苏锦了然,“我们会走的远远的,以后都不回来了。”

“只能这样了。”裴俞先沉重道,“苏姑娘,还有夫人,你们千万保重。”

“裴统领也保重。”苏锦抱拳道,“就此别过。”

裴统领走后,苏锦择了另一条路,奔向太师府。

裴俞先带着将印,到宫城觐见庆元帝。

“你叫什么。”庆元帝问。

“末将裴俞先。”裴俞先第一次面圣,看着地面,不敢抬头。

“你们将军的事,朕很痛心。”庆元帝的声音,疲态尽显,“他本意让你们归属长信候,但是朕想,保留夏府的兵制。”

半晌,裴俞先见皇上不说话了,愣愣的抬起头,“皇上恕臣无能,皇上的意思...我没听明白。”

庆元帝叹了口气,“夏青云既然把将印交给你,说明你可以信任。”

裴俞先还是不明白。

庆元帝看出来这人是个直肠子。

“夏府兵制,一切照旧。朕封你为安定将军,把夏府的亲军,交由你统领。”

裴俞先张着嘴巴,他本以为夏将军被定了勾结外邦的罪名,亲军不被株连已是万幸,庆元帝怎么还能容忍他们继续以夏府的名义存在下去?

“怎么,你有意见?”庆元帝微皱眉头。夏青云这是栽培的什么人,脑子明显不够用啊。

“末将不敢,一切听从皇上旨意。”裴俞先也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但保留夏府的名号,当然是好的。

“行了,你先下去吧。”庆元帝摆摆手,“别担心,军中事务复杂,朕会找兵部的人教你。”

“是。末将告退。”裴俞先是个粗人,御前回禀的礼数,他是一概不懂。

“皇上。”福寿见裴俞先出去了,进来传信,“黎王殿下求见。”

“宣。”

“夏夫人他们,找到了吗?”不等黎王行礼,庆元帝就问。

“儿臣无能。请皇上恕罪。”黎王正是来回禀这件事,虽然刚见过苏锦,但程邈跟黎王说,或许离开,才是对她们好。黎王便决定隐瞒下此事。

“罢了,离开也好。”庆元帝想起此前因攻打五部的事情,对夏府太过苛待,“你派人暗中留意吧。她们不回来,未尝不是件好事。”

宫外。

苏锦转过一个街角,没有看到前面的人,撞在一起。

“您没事吧。”苏锦扶住她,敷衍的道了歉,“对不住。”就往前赶去。

“你去做什么?”那人拉住她。

苏锦辨出声音,是杜若水,一身黑纱罩住她的身形。

“你怎么来了?蕖儿呢?”苏锦看到她,蹙起眉头,她没有武功,在都城里很危险。

“我...”

“你...”

两人异口同声道。

“你先说。”苏锦把杜若水带到僻静无人的地方。

......

自从那日都城中有信寄来,陈扶风一连几天,半句话都没说。

天不亮就去泰和岭跟竹子拼命,到了深更半夜才出来。

“喂,你怎么了?”阿鸾看不过眼,截住他,“你这样练功,很容易走火入魔。”

二师兄说陈扶风只是心里不舒坦,发泄出来就好了,可依阿鸾看,再这样下去,陈扶风非得成仙不可。

“不用你管。”陈扶风低着头,只顾着向前走。

“你现在是青越观的人。”阿鸾坚持道,“青越观的师父,师兄弟,我都管。”

“闭嘴,再多说一句话,我杀了你。”

相处了这么多天,阿鸾也看明白了,陈扶风这人,刀子嘴豆腐心,还爱钻牛角尖。

她无奈道,“你要是想回城,直接跟师父说不就行了。”

往事抛,恩怨断,红白两不沾。这是修行的规矩。

心有杂念,是修行者的大忌。

“我现在回去,也帮不上他们。”陈扶风其实很明白。

“你在怕。”阿鸾一针见血,“你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所以在泰和岭麻痹自己,只是为了让你心里好受些。”

一语惊醒梦中人。

陈扶风紧绷的表情,终于松弛下来。

“你说得对。”陈扶风痛定思痛,他不能放任自己消沉下去。

陈扶风结束了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的日子,也不每天盼着有信寄过来了。

道观里的师兄们,以为陈扶风终于放下牵挂了。

其实陈扶风只是想早日学成,回都报仇而已。

......

焚金收到消息,巴雅特廪青命人,依照擎渊的风俗,挂起了白绢。

“哥,夏将军,是因为我们的人告状才入狱的。”珅骞派人打听到。

“怪我,一时心软,让那个叛徒逃走了。”廪青自责,“擎渊皇帝把驻扎在咱们边境的兵力撤走了大半,看来也和夏将军的死有关系。”

“哥,我想去擎渊,祭拜夏将军。”珅骞耿耿于怀,夏青云还说要来焚金找他打架呢。

......

宋疾野在东海,也得知了都城发生的事。

他连刚出生儿子的满月酒都没喝,连日赶去了都城。

一路上,宋疾野都在想,他那个七窍玲珑足智多谋心眼贼多的将军,怎么会突然没了呢,这绝对不可能,他不信!

残阳如血,宋疾野跪在夏青云墓前。

“俺真觉得,你又在骗俺。”宋疾野磕了好几个响头,“早知道,俺就多给你寄点喜糖了。”

《灵力少女漫漫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