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仙宝》仙宝小说 诱受 仙宝大叔受

仙宝

都市已完结

《仙宝》为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祁象很明白,这是捡了漏的神态。不管是大漏,还是小漏,只要是漏儿,那种成就感,满足感,比佳酿更醉人,比糖果更甜蜜,让人欲罢不能,回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09 18:02: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仙宝》为烛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祁象很明白,这是捡了漏的神态。不管是大漏,还是小漏,只要是漏儿,那种成就感,满足感,比佳酿更醉人,比糖果更甜蜜,让人欲罢不能,回

《仙宝》免费试读

祁象很明白,这是捡了漏的神态。不管是大漏,还是小漏,只要是漏儿,那种成就感,满足感,比佳酿更醉人,比糖果更甜蜜,让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也要承认,随着全民收藏的热潮兴起,现在玩收藏的人,起码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那是冲着捡漏,一夜暴富来的。

但是你魏爷这种,尽管不能说视钱财如浮云,但是本身的专业素养,也让他脱离了比较低级的阶段,更趋向于审美情趣。

也就是说,魏爷出手捡的漏儿,未必很值钱,不过肯定很有玩赏的价值。

祁象明白这一点,自然很感兴趣:“魏爷,您淘了什么玩意儿,能不能给我开一开眼?”

“没问题。”魏爷也爽快,直接把串子递了过去。

祁象手掌伸平,等魏爷把串子放好,这才抓稳打量。

乍看之下,他顿时有些惊讶,只见这条手串由十五颗珠子组成。每一颗珠子,大概有拇指头大小,十分的圆润,表面还有斑驳扭曲的纹理。

但是类似这样的珠子,分明就是人造的假玉石珠啊。

祁象再看,仔细鉴定,还是得出同样的结论。这样的假玉石珠,那是在工业生产线上压制合成的,成本价最多几块钱。

不要看手串现在光鲜亮丽,只要戴久了,就会变得暗淡无光,甚至酥裂碎化。

祁象不信,以魏爷的眼力,会栽在这条一眼假的珠串上。

就在这时,魏爷笑问道:“怎么样,东西不错吧?”

“呃?”祁象有些迟疑,吞吞吐吐道:“魏爷,恕我眼拙,看不出这串珠子有什么好来,还请您老指点迷津。”

祁明不迷信权威,不过更加坚信,就算魏爷要打眼,也不可能在这条手串上出现失误。简单的排除法,不是魏爷错了,就是他眼力有限,看不真切。

魏爷赞许看了他一眼,伸手把珠串拿了回来,然后稍微用力一扯,居然直接把珠串的绳线给扯断了。

在祁象惊讶的目光中,魏爷随手把一抓珠子塞给了旁边的一个小孩,慈祥笑道:“拿去玩吧。”

小孩愣了一愣,旋即眉开眼笑,甜甜笑道:“谢谢爷爷。”

“乖!”

魏爷摸了摸小孩的头,就及时走开几步,免得被其他人误会他居心叵测,拐卖小孩。

对于魏爷的举动,祁象也有几分迷糊,不解其意。

就在这时,魏爷手掌一翻,只见一枚莹亮的珠子,就在他的掌心中闪烁光泽。

“这是?”祁象心中一动,若有所思。

“你看看。”魏爷又把珠子递过去。

一串珠子之中,魏爷只留下其中一颗。

祁象很慎重,把珠子接过来仔细打量。一上手,立即发现其中的不同。

中国有个成语,叫做鱼目混珠。因为在古代的时候,大鱼的眼睛,与珍珠类似,一些黑心商人,就索性把鱼目混到珍珠之中贩卖,坑人。

类似这种以次充好,滥竽充数的伎俩,无论古今都不稀奇,不在少数。

但是这事反过来,如果说一颗珍珠掉到了一堆鱼目之中,又有谁能够肯定,珍珠是珍珠,而不是鱼目呢?

祁象吐了口气,苦涩一笑,表情有些自嘲,也有些坚定:“这是……玛瑙!”

假的东西多了,自然很容易被假象蒙蔽,以至于忽略了真东西。可是现在,真的东西被挑选了出来,祁象的眼力再差,也能鉴定明白。

不出意料的话,这枚珠子应该是天然玛瑙石。东西色泽艳丽明快,自然纯正,光洁细润。纹理自然流畅,颜色分明,层次感强,条带明显。

迎光打量,珠子还有玻璃似的油质光亮。种种征兆表明,这肯定是玛瑙无疑。

“嗯,是玛瑙。”魏爷也肯定了他的判断。

祁象笑了,称叹不绝:“魏爷,还是你目光如炬,观察入微啊,堪称火眼金睛……”

看同一条手串,人家轻易慧眼识珠,捡了个小漏,而他却是懵懵懂懂,要人家一再提醒才明白怎么回事,这就是差距哇。

“你多看,多学,以后也能这样。”魏爷顺口鼓励一句。

“我会努力的……”祁象把玛瑙珠还了回去,然后笑道:“对了魏爷,我另外还有点事情想向您求教一下。”

“什么事?你说。”魏爷问道,他现在心情不错,不介意予以指点。

“您老店里,有沉香吗?沉水香!”祁象强调道,这才是他留下来等人的主要目的。

“沉香?”魏爷眉头一扬:“你想要?”

祁象含糊点头,又笑道:“魏爷,现在沉水香不好找,您店里应该有吧。”

祁象再三强调要沉水香,主要是他也懂行。

一般来说,沉香的密度越大,说明凝聚的树脂越多,其质量也越好,所以古人常以能否沉水为标准,将沉香分为不同的级别。

入水则沉者,名为沉水香;次之,半浮半沉者,名为栈香,也称笺香、弄水香等;再次,稍稍入水而漂于水面的,名为黄熟香。

祁象指定要沉水香,主要是有些信不过现在市面上的沉香质量。

由于沉香数量稀少,形成沉香也需要一定的概率,可遇不可求,所以古人将上品天然沉香视为无价之宝。

在宋代,就有一两沉一两金的说法。明清时期,说法更直接演变成了一寸沉一寸金。

到了现代,沉香的价格更是飞涨,远远超过了黄金。有利益可图,自然有人挖空心思,通过一些手段催熟沉香,甚至于伪造沉香。

在赝品横行的时代,祁象不得不小心提防,免得吃亏上当。

“水沉,我店里倒是有……”

这个时候,魏爷微笑道:“就是量不多,就那么二三两。”

“二三两就足够了。”祁象连忙道:“还请魏爷割爱。”

“打开门做生意,你想买,我还能不卖?”魏爷挥手道:“走,去我店里坐坐。”

魏爷的店距离这里也不远,招辆车辗转十几分钟,就顺利到达了。

那是一个上下两层的门店,博古雅玩四个白底黑字,墨色淋漓,铁画银钩,给人一种古典风韵十足的印象。

店里的装潢布置,也是古色古香。竹木窗花雕刻,油亮的木地板,以及一张张藤条编织的桌椅,无一不充满了崇古风尚。

“魏爷,您老回来了。”

祁象跟着魏爷进到店里,几个精明干练的伙计,就纷纷围了上来。

“你们忙自己的……”魏爷说道,毕竟店里还有客人,一个个撇下客人围着自己,这就本末倒置了。

几个伙计也明白魏爷的脾性,连忙点头散开,继续工作。

“小祁,我们到楼上去。”

与此同时,魏爷轻轻招手,带着祁象上了二楼一个会客室。

“你先坐,我去拿沉香来。”

魏爷给他倒了杯水,就离开了会客室。

祁象喝了口水,饶有兴趣的打量室里的布置。窗明几净,风格素雅,雪白的墙壁上悬挂了字画,貌似还是小名家的作品。

高端,大气……

这是祁象对博古雅玩的整体印象,他心里十分的羡慕。想想自家的小店铺,与之相比根本上不了台面,天壤之别啊。

祁象感叹,欣赏着墙上的字画。

时光不经意流逝,转眼十多分钟过去了,魏爷却不见回来。

祁象有些奇怪,琢磨着要不要出去看一看情况。

就在这时,一个伙计推门而进,脸上带着几分歉意笑容:“祁先生,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没事……”祁象微微皱眉,左右打量:“魏爷呢?”

“店里突然来了位熟客,那是魏爷的老朋友,他亲自出面招待去了。”伙计笑容可掬,在解释之余,他托了托手上的盒子:“祁先生,这是你要的沉香,魏爷让我带来了。”

有沉香就好……

祁象眉头舒展,笑道:“魏爷贵人事多,也可以理解。”

伙计点头称是,笑呵呵走来,直接把盒子搁在桌面上,示意道:“祁先生,按你的要求,这是店里仅存的水沉,你看看吧。”

祁象打开盒子,只见一片好像干枯树皮的木片,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木片有些厚,黑褐色,只有婴孩的手掌大,纹理比较细密,肉眼能够看到一点点油脂似的光泽。

毫无疑问,这是沉香,能够沉到水底的沉水香。

祁象一边打量,一边问道:“能上手吗?”

“可以……”伙计自然不会反对。

祁象把木片拿起来,只见木片表面不怎么平整,有木质的纹理,却不怎么规则,就好像由许多纹理混杂而成。

最重要的是,木片没有什么气味,闻不到丝毫的香气。

祁象也知道,这属于正常现象。毕竟沉香只有燃烧了,才会有香气散发出来。不燃烧,沉香的香气是处于内敛形态,很有意思。

“这一片水沉,什么价呀?”祁象试问起来,他研究之后觉得,这沉香的品质不错,不容错过。

“三十万!”伙计笑眯眯道,报出来的价,却让祁象手腕轻轻一颤。

“三十万?”

祁象神情有些复杂,尽管他心里也清楚,沉香肯定不便宜,但是却没有想到,竟然贵到这个程度……

《仙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