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唐瑟》唐瑟古峰 立场倒换 唐瑟by大圣莫慌

唐瑟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唐瑟》是大圣莫慌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无名,柳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一个人若能向前看,又能看的开,终归是会活得开心一些的。 如今顾念白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这让苏无名很是欣慰,虽然他与顾念白才不过是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8 00:09: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唐瑟》是大圣莫慌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无名,柳飞,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一个人若能向前看,又能看的开,终归是会活得开心一些的。 如今顾念白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这让苏无名很是欣慰,虽然他与顾念白才不过是在

《唐瑟》免费试读

一个人若能向前看,又能看的开,终归是会活得开心一些的。

如今顾念白能够重新振作起来,这让苏无名很是欣慰,虽然他与顾念白才不过是在一个下雨的傍晚,见过一面,聊过几句话而已。

几人这番说完,苏无名笑着对他们两人说道;“相遇即是缘分,不如一同坐下吃饭吧!”

顾念白和曹耿两人有些犹豫,那曹耿更是连忙问道:“这……这合适吗?”

苏无名笑了笑:“这有什么不合适的,坐吧!”

苏无名的确是没有多少官威的,所以顾念白和曹耿两人并没有多做坚持。

坐下之后,苏无名望着曹耿问道:“曹兄在钱塘县做的什么生意?”

“草民不才,仗着家父在钱塘县的关系,做着米粮生意。”

“这么说来,令尊倒是个生意场上的好手了?”

“家父在钱塘县做米粮生意三十多年,还是积累了一些名气的,所以就算家父因为身体不适在家休养,我们曹家的米粮店也并未受到什么影响。”

曹耿这么说完,苏无名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望向顾念白道:“顾兄的私塾在什么地方?”

“离这里不远,在城东的一处溪水旁,那个地方十分的清幽押韵,十分适合做私塾,听闻苏大人也是读书人出身,如果哪天有空的话,不如一起切磋研究一番如何?”

苏无名对古典书籍很是了解,不过他很清楚,他的所谓了解跟顾念白相比,只怕是要差远了的,所以他是不想跟任何人切磋这方面的知识的,不过面对顾念白,他也不好拒绝,浅笑道:“好啊,那天有空,我去私塾找你畅谈。”

苏无名刚说完,那曹耿连连笑道:“苏大人若真想跟读书人切磋诗词,去诗楼啊,那里每天都有不少士子书生大家小姐在里面相互切磋,以文会友,听说因为这个,还传出不少佳话来呢!”

对于曹耿的这个提议,苏无名是万不会应的,不过那诗楼,他却是有所耳闻,据说去里面的都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才高八斗的书生,是钱塘县内,最文雅人士去的地方。

苏无名早就想去看看,不过又怕去了被人挑战,所以迟迟未去,如今曹耿提了出来,他也是没有意思要去的,不过台面功夫,他还是要做好的,于是笑道:“好啊,那天有空,一起去看看。”

谁知苏无名这么一说,那顾念白立马提议道:“择日不如撞日,我看就今天吧,在下一直想去诗楼,可奈何囊中空空如也,交不起那入楼费,今天遇到苏大人和曹兄,正好可以敲两位一笔。”顾念白说完这话之后,还自觉得意的笑了笑。

而这个时候,曹耿道:“顾兄弟说那里话,你要是想去,别说敲一笔了,就是天天敲,我也帮你啊!”曹耿说完,望了一眼苏无名,问道:“苏大人的意思呢?”

苏无名略微有些犹豫,可就在这个时候,南宫燕突然替他答道:“当然要去啦,那么好玩的地方,不去玩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南宫燕说着,望了一眼苏无名,问道:“是不是啊相公?”

如今被南宫燕抢先答应了下来,他若不去,必然会惹得南宫燕生气,所以这个时候,他连连笑道:“娘子说的极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去一趟诗楼吧!”

几人离开客栈的时候,远处的夕阳正红,把整个钱塘县都映照的美轮美奂。

诗楼并不是很远,几人走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

诗楼外有小厮把守,若要进去,必须交入楼费,而且这入楼费很高,不过曹耿却是一点不在乎的,他扔了一锭银子给那小厮,随后向苏无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苏无名浅浅一笑,领人进了诗楼。

此时诗楼之中很是热闹,整个大厅之上有不少方桌,而那些士子书生,有钱人家的小姐,便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相互切磋,苏无名扫了一眼诗楼,发现这里的人聊诗词的不多,想要趁机结交朋友亦或者想觅得姻缘的人倒是不少,这样看了一眼之后,难免让苏无名有些失望。

而就在几人找了地方坐下之后,诗楼中一人起身道:“今天诗楼来了不少才子佳人,所以我们孙十三娘便想着今天举办个与爱情有关的诗会,诸位才子若是腹内有佳作,还请莫要吝啬才是,待会孙十三娘出来之后,还另有话讲。”

那人说完这些,整个诗楼顿时喧嚣起来,一些士子书生想在自己心仪的姑娘面前有所表现,于是便不停的皱眉苦吟起来,而这边的顾念白,则望着苏无名道:“待会苏大人可在大家面前露一手,让我等瞻仰一番啊!”

苏无名耸耸肩,正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个时候,整个诗楼突然爆发出阵阵热烈的呐喊声来,苏无名循声去望,只见从二楼走下一风华绝代的女子来,那女子应该已经三十多岁了,可岁月在她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痕迹,她给人的感觉就是风韵,就是魅力。

她一出场,那些士子书生纷纷高呼孙十三娘,而那女子则只浅浅一笑,然后挥手让大家安静,待诗楼安静下来之后,那孙十三娘用明眸扫了一圈众人,随后笑道:“从古至今,爱情都是文人雅客说不完的话题,古有诗经所云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今有白居易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这些爱情诗词每每读来总是让人十分向往,今天诸位才子谁能写出好的爱情诗词来,我这诗楼从今以后对他免费开放。”

孙十三娘的声音很酥,听起来十分的舒服,而他这么说完之后,那些士子书生便迫不及待的将自己的诗作亦或者词作拿了出来,苏无名他们几人坐在那里听着,倒也发现不少佳作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无名突然发现在这些人当中,一位男子的诗词最是高雅有水准,而他所作之诗词,多半似乎有所暗指,就好像是一个少年在对自己爱慕的女子写情诗一样。

这些书生纷纷将诗作献上之后,孙十三娘望着众人问道:“还有人要作吗?”

大厅上众人相互张望,似乎没有人愿意再作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南宫燕突然举起了手,众人见一个女子举起了手,都有些惊讶,那孙十三娘更是笑道:“这位姑娘,这作诗都是男人的事情,你也要作吗?”

“我才不作呢,我举手是因为我相公他要作!”南宫燕说着,用手指了指苏无名,而当苏无名听到南宫燕这句话之后,额头突然便冒出汗来,心想自己真不该带她出来玩的。

那孙十三娘望了一眼苏无名,笑了笑:“既然公子要作诗,请!”

苏无名心头一沉,习惯性的摸了摸自己的鼻梁,心头则不停的叫苦,暗想该作首什么诗词来,他这么一想,便浪费了不少时间,那些等待的书生见此,不由得发出嗤笑来,苏无名见此,把心一横,随即吟道:

数声鶗鴂,又报芳菲歇。惜春更把残红折。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永丰柳,无人尽日花飞雪。

莫把幺弦拨,怨极弦能说。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夜过也,东窗未白凝残月。

这是宋代张先的一首《千秋岁》,其中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流传最广,也最能体现爱情男女中的那种心境,苏无名这番吟出之后,整个诗楼先是静了那么一静,随后便有不少人议论纷纷,说这个人怎么作了首词啊,如此之类等等。

苏无名趁机擦了一下额头,随后对顾念白他们说道:“顾兄若是没有什么事情,我们就此离开吧?”

顾念白笑了笑:“如此最好!”

几人离开诗楼之后,那顾念白这才笑道:“小生实在没有想到苏大人竟然作了首词的。”

苏无名浅浅一笑,还未开口,南宫燕突然问道:“作了首词怎么啦,我觉得相公的那首词挺好的啊!”

顾念白点点头:“苏大人那首词无论放在那里,都可说得上是佳作,只是我怕那诗楼里的人不懂得欣赏罢了,如今大唐诗仍是主流,作词的人少之又少,据我所知,作词极好的,也就只温飞卿温庭筠一人而已,今天听得苏大人这首,我心目中便又多了一位。”

顾念白说的倒一点没错,此时大唐诗风仍旧流行,词虽有人作,可流传却不是很广,不过苏无名对这些倒无所谓,虽说他是因为一首诗才进得大理寺,可想在大理寺混下去,只靠作诗是不行的,要有真本事才行,所以对于诗词,苏无名并不在意。

离开诗楼之后,几人便各自散去了,苏无名对今天的相遇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第二天,苏无名刚起床,一个消息突然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曹耿之父曹允兴被人发现死在自家庭院之中,而且头颅不知了去向。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苏无名觉得很不可思议,为何他刚认识曹耿,曹耿的府上便出事了呢?从程府离开的时候,夜真的很深了,整个钱塘县的街道只能听到他们几人的脚步声。

夜风吹来丝丝凉意,众人一语不发,他们没有想到,整件命案竟然是这样的。

不知过了多久,南宫燕突然开口问道:“那吴俊和周桐跟这命案一点关系都没有?”

天上繁星点点,苏无名望了一眼夜空,随后点点头:“他们两人跟这件命案的确一点关系没有,那吴俊跑到王府询问,以及周桐递酒给程风喝,以及衙役说在房石被杀那天他曾经在破庙附件出现,他暗恋王嫣然,这些都是巧合,是这些巧合,让我们把这件本来很简单的命案变的复杂起来了,如果没有这些巧合,命案早颇,那房石和孙思

《唐瑟》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