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师父李白是仙尊》李白的师父 同人志 师父李白是仙尊RPS

师父李白是仙尊

仙侠连载中

《师父李白是仙尊》作者:算老几,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李慕白,孟楚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孟府宴客厅,灯火通明。孟府摆席客宴高氏集团一家三口,杜家“少爷”李慕白。 “李少爷。来!感谢莅临。”孟楚德对着李慕白举杯相邀,聊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7 06:06: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师父李白是仙尊》作者:算老几,仙侠类型小说,主角:李慕白,孟楚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孟府宴客厅,灯火通明。孟府摆席客宴高氏集团一家三口,杜家“少爷”李慕白。 “李少爷。来!感谢莅临。”孟楚德对着李慕白举杯相邀,聊

《师父李白是仙尊》免费试读

孟府宴客厅,灯火通明。孟府摆席客宴高氏集团一家三口,杜家“少爷”李慕白。

“李少爷。来!感谢莅临。”孟楚德对着李慕白举杯相邀,聊表欢迎。

“孟伯伯,客气。”李慕白举杯回迎,一饮而尽。

“李少爷果真英雄出少年,年纪轻轻能与木老这等登高望重的人关系这么好,真是让人羡慕。”高裘紧随其后,举杯恭维却是言不由衷。

“高叔叔抬举了。”李慕白杯不停酒,一饮再尽。

“李少爷,我以茶代酒。”虞夫人并未多言,纤手端杯,浅酌小口,甚是优雅。

“感谢虞夫人。”菜未两口,已是三杯下肚。

好不容易拿起筷子想要夹菜,却又被打断。

“李少爷,初次见面。”周夫人不待片刻,也是举杯礼敬。不是茶,是酒。

李慕白也懒得客套,第四杯。尽饮,杯倒示意滴酒不漏。

“爸?您不能让客人先吃口菜吗?”孟薇葶对着父亲颦眉一脸抱怨。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孟楚德假装后知后觉,对着李慕白连连抱歉。可谁看不出他脸上的明知故犯。

薇葶这般护着李慕白,客席的高兴自然是一脸不悦,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藏不住忍不了,全在脸上诚实不辩地展露无遗。这性格怕是在水深的商场自然是淹死得快,难怪这高氏集团家中主业交给大儿子高峰打理,而他只是挂个名,占个位,谁叫母亲偏宠。

“孟伯伯,不知这次邀我前来所为何事?”李慕白随便吃了两口菜,也没胃口,更没心情。

除了这心爱的妹子葶儿,其他人不管善意或是歹意,都让自己觉得不怀好意。这么看来当真只有葶儿对自己是全心全意。想想早早结束这应酬,早早回家,眼不见为净。

“哦?孟管家?你没跟李少爷说吗?”

孟楚德放下筷子,声响稍重似故意。转过头对着身旁站着的孟闫章假意质问。

“老爷,不好意思。是我失职。”

孟闫章不辩驳、不委屈、一脸诚恳道歉着。这明明跟李慕白表明过邀请之因,此番举动该是忍辱负重。

而孟楚德应该听出这李慕白的究因不是那言过其实的答谢,而是这高家为何也在的别有用心。

这把责任推给孟闫章自然是熟装茫然不想明言。而在孟楚德手下贴身侍奉多年,这语气措辞中的微妙变化,察言观色一番便能领会,而后对症下“药”,“药”到病除,这是身为管家的必备技能。

“李少爷,不好意思。下人没交代清楚,怪我。怪我!”孟楚德佯装知错,举杯自罚。

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就是他这种人。装疯卖傻,不懂慕白言意;嫁祸下人,撇清自己嫌疑;故作伟岸,代下人请罪。

典型的耍赖套路:我不知道耶!—他没跟你说吗?—对不起我的错。这下属员工经常被老板套路,把客户忽悠。

“孟伯伯,言重。”李慕白回敬道。

“这次拍卖会举办的很成功,李少爷你是居功至伟,这出钱又出力,孟家当然要好好当面感谢一番。”孟楚德续杯自饮对李慕白报以感谢。

他这话倒不恭维,居功至伟那是当然,且不说那卖力说书对促销抬价至关重要的推波助澜,单单这两亿的拍价也不是谁都会去出,不是有没有钱,是值不值得。

李慕白举杯回敬,来来回回喝了不少。孟薇葶望着已是半斤酒下肚的李慕白只是喜笑颜开,倒未担忧,他酒量如何自己清楚得很。这笑颜里怕是有些那日你侬我侬的意犹未尽。

“李少爷,这拍卖会都是误会,我敬你一杯!另外感谢你平时对我未婚妻的照顾。也怪我平时忙,葶儿以后我会多抽时间陪陪你,省得你无聊的时候去麻烦人家。”高兴居然也站起来敬酒。依着他的性子绝不会和颜悦色的对着李慕白客套,定是父母从旁怂恿,怕失了风度,而这话说得含沙射影,怕也是精心设计,有人编剧。

说实话,李慕白很不想和他干杯,哪怕是礼貌客套都懒得。可是望见孟薇葶似要起身开口反驳,怕尴尬了气氛,惹怒了长辈方才赶在她祸从口出前起身举杯,空杯酒尽。

“你这就客气了。孟小姐虽然和我认识不久,不过甚是投缘。我两无话不聊,坦诚相对。照顾她那还不是应该的?倒是高公子,既然口口声声自称未婚夫,这婚还没结?这般冷落对待怕是说不过去吧?”李慕白也是艺高人胆大,单刀赴会战群雄也是敢说敢言,直言不讳。若不是想替葶儿出口气,自己连半个字都懒得对他说出。

孟薇葶在旁听他振振有词,望着他也是满眸子爱慕。她心中知道,有些话如果从自己口中说出定会惹父母不高兴,也会得罪高家。干脆这锅子让他来背,男人嘛!背锅常有的事,况且是自己女人那就更是义不容辞。

李慕白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脸色表情都起了变化。

高兴听了自然是恨得咬牙切齿,先前卖笑已是强忍,这般激惹定是难咽。刚要从嘴里吐出被一旁的母亲拉住,被父亲眼色喝止,双管齐下硬将他扯下落座,一杯满酒下肚,欲浇胸中怒火。

孟楚德那边倒是平和得很,两边都是客,都不能得罪。

心中已是一番评估,两家都是门当户对,家大业大,财大气粗;可这高兴作为高氏接班人之一人尽皆知,倒是这李慕白虽被称为少爷,可这与杜家到底什么关系确实不得而知。

这雾里看花让人还无法站队,只能静观其变,先不动声色。

“李少爷,葶葶说杜老爷前些日子身体抱恙?不知现在怎么样了?这最近确实比较忙,抽空还是要去探望一下你爷爷。”

孟楚德这客套也客套完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终于要进入“正题”了。

“爷爷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李慕白回道。

“听葶葶说杜老爷对你很是器重。不知您父母是?哦!因为我们孟家也算和杜老爷有些交情。从未听他提起还有一位这么能干的孙辈,所以才冒昧问到。”孟楚德步步为营,言语措词小心翼翼,既不得罪人,又能套出话。

“我非杜爷爷亲孙,父亲不过杜家总管执事。”李慕白知道纸包不住火,迟早要说,早说晚说不如明说。

“噗呲!”高兴听完,没忍住,哑然失笑。

其他人也是瞬间的表情微变然后便故作平静如水,不为所动。倒是孟薇葶,有些颦眉,该是担心李慕白这身份曝光的好歹未卜。

片刻,孟楚德假装看了看表而后说道:“李少爷,听管家说您还要赶飞机回家,时间也不早了,我让下人送你去机场吧?误了班机,耽误你行程就不好了。另外,闫章你送下高总他们回酒店,早些歇息。”

“孟总,那我们明天再碰。”高裘起身道别,太太和儿子起身随后。

“那各位叔伯阿姨,我不打扰了,先行告辞。”李慕白话音刚落,便转身离开。

孟薇葶刚要追上被父亲喝住:“葶葶,你送送高伯伯他们。”

父命难为,望着独自离开的李慕白除了不舍便是心疼。连她都能看出这天堂地狱一句话的差别对待,她心中的情郎此番该是何种心情。

来时管家接,走时下人送。如果真是杜家少爷怕是死皮赖脸也要留宿一晚。懵然得知下人身份,道别时客套都懒得。

师父李白说得没错,这世间如何千变万化,惟人心食古不化。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寄人篱下靠着狐假虎威难以服众人于膝下叩拜,惟自己变成老虎成那山中之王,才能威天下而闻风丧胆。

李慕白这番心里骤然醒悟,那痴心妄想的两女共侍一夫,两女都是这让人望城莫及的人中雏凤。上车前,回头一望,微微一笑自怜自嘲,而后上车离去。

乘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走着瞧!我李慕白乘风破浪归来时,即是这惊涛骇浪能奈我何?

《师父李白是仙尊》 免费阅读章节

《师父李白是仙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