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墨尘江湖》墨尘视界 聚合直播 立场倒换 墨尘江湖LOLI控

墨尘江湖

武侠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墨尘江湖》的小说,是作者真廷华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东方翎与众人距离逐渐拉远,司空孤转过头,又见南宫俊身后的一些漕帮帮众对自己怒目而视,当下便摇头苦笑道:“今日这罪人我看来是当定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4 18:03: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墨尘江湖》的小说,是作者真廷华创作的武侠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东方翎与众人距离逐渐拉远,司空孤转过头,又见南宫俊身后的一些漕帮帮众对自己怒目而视,当下便摇头苦笑道:“今日这罪人我看来是当定了

《墨尘江湖》免费试读

东方翎与众人距离逐渐拉远,司空孤转过头,又见南宫俊身后的一些漕帮帮众对自己怒目而视,当下便摇头苦笑道:“今日这罪人我看来是当定了。”

“司空少侠乃是我漕帮的大恩人,又怎么会是罪人呢?”

南宫俊虽如此为司空孤开拓,但他眼神中却藏着极深的落寞与萧索,司空孤心知,南宫俊与李壑口中不言,心中也定是对自己有怨。

方才在衙门中,司空孤刻意将杨朔支开,与陆洵在小厅密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这才达成协议:漕帮秘密成为官府在扬州城内的一股势力,自此以后漕帮行事皆需要听从官府指令。

当然,关于许多秘密的条文底线也有划分,司空孤等李壑一干人走出监牢后,才将所有条件告知杨朔,这才有了杨朔怒而拔剑的一幕。

虽然这协约只在暗中协定,明面上漕帮仍旧是扬州第一大帮,仍旧是江南赫赫有名帮派。但无论是陆洵还是司空孤,甚至连将道义放在首位的杨朔都清楚,纸终究包不住火,漕帮这样做骗骗那些小门小派很容易,但对于少林昆仑这些门派根本不可能瞒得过去,大家都是老江湖,行事作风改变之后他们岂能不知?最终消息必定走漏,李舟与杨朔好不容易建立起的清誉便会毁于一旦。

漕帮这些年来已逐渐以名门正派自居,李壑主事时那些陈规陋习被李舟逐渐废除,在李舟未遭不幸之时,漕帮已经隐隐有江南“第一大帮派”之名——尽管只是人数上而言。但这个声音的出现也的确是江湖人认可漕帮的一个佐证,毕竟现在漕帮终于登上大雅之堂,尽管漕帮中真正能够登台亮相者不过李舟、杨朔与南宫俊三人而已。方才那个赌气而走的东方翎虽说帮内地位不低,又是李舟制定新规的左膀右臂,但对于江湖而言,东方翎是名人录百名开外的人物,在江湖人眼中并不能算得高手。

司空孤尽管处在一片恶意之中,却也没有半分慌张,这一幕他早有盘算,今日之事已经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对扬刀门下手了。

如果怀揣着哀伤与愤怒,那么哀兵必胜的前提便已经达成——李舟之死时哀,为救诸人而与官府签密约约是怒,这最终都要归结于扬刀门之上……

心下已有盘算的司空孤微微一笑,便朗声道:“李帮主,南宫兄,咱们能否借一步说话。”

返往漕帮的船队中,司空孤与李壑、南宫俊二人同乘一舟,这大约一个半时辰的水路,已足够司空孤将协约条文详细告知李壑与南宫俊。

李壑只是默默听着,而南宫俊兴致也不高,只是时不时对于司空孤所用的某一些词句提出疑问,司空孤心里清楚,南宫俊情绪已跌落谷底,尽管他也想到漕帮士气会暂时低迷,却没有想到南宫俊也表露出一蹶不振的模样,当下便有了算计。

“……基本条款就这么多,至于具体谈判过程,似认为二位也不感兴趣。”

李壑本欲起身抱拳鞠躬,却在站起来时撞到小船蓬顶,登时又坐下,苦笑道:“多谢司空少侠,这条款和弟兄们的Xing命比起来,到真算得宽容了。”

“二位想必对在下协定的条约极为不满吧?”

李壑却摇摇头,在他看来,司空孤帮到这个份上已是仁至义尽,漕帮历经此难,能保得帮派周全已属不易,哪里能有什么怨言呢?

“能保住这么多条Xing命,老夫哪里还会有什么不满?”

司空孤摇摇头,面上浅浅微笑随之消失,摆出少见的严肃神情道:“这个协约本由在下与陆洵签订,而在下又并非漕帮中人……”

有时候和聪明人说话,不必将话说得太透,司空孤明白,李壑定能明白自己话中深意——这个协约是司空孤他签订的,与陆洵签订密约之人是司空孤,若是漕帮不肯承认,或司空孤根本不告诉漕帮这个密约,那么漕帮自然也就可以不遵守此密约。

只是,他日若是陆洵怪罪下来,那么便是司空孤遭殃,而漕帮中大约只有杨朔会受到一些微小牵连。

李壑与南宫俊都明白司空孤言中深意,却万万没有想到司空孤肯为漕帮做到这种地步,二人交换神色后,李壑便微微将老脸侧过去,南宫俊则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我们已受孟元救命之恩,又岂能置孟元于险境?我漕帮虽说平日里讲求‘利’字当头,却也明白‘义’字之理,孟元肯为我漕帮做到现在这个程度,我南宫俊已是极为感激,可若是为我漕帮而得罪官府,那岂不是等于说我漕帮中人都是沽名钓誉、出卖恩人的小人么?”

“不,陆洵绝不敢对我下手,这一点还望二位放心。”司空孤神情庄重,李壑与南宫俊也不禁为此神情所动,静静听司空孤道:

“在下与贵帮之关系,也算是共历水火,因此有些话也不打算再瞒二位:二位皆知在下乃司空无涯之子,也是十年前江宁司空家灭门一案中唯一幸存之人,在下此番要出江湖,为的就是为家族报仇,而这与仇人相关的线索,在下已在暗中寻觅得一些蛛丝马迹,接下来只要顺藤摸瓜,必定能够获得真相。但在下若继续在暗处行事,进展恐怕极为缓慢,因此在下便想打草惊蛇,在江湖中闯出一些名气,只为引蛇出洞。而要想闯出一些名气,最好的法子莫过于利用此次李少帮主一事,为漕帮统一淮南江湖势力。”

李壑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道果不其然,昨日司空孤来访,他便猜想司空孤心怀诡意,隐隐约约将司空家灭门一事联系到一起,却没有半点头绪。而如今司空孤道明真意,李壑却想到另一桩事:李舟身死与前日,司空孤昨日出现于扬州,若说司空孤刻意不将情报告知杨朔,让金有德暗害李舟得手,他再出现为漕帮推导真相……

李壑本昏沉的眼神登时犀利起来,而却正撞上司空孤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李壑心中一惊,暗道司空孤如何猜到自己心中所想的同时,又听司空孤道:

“在下也知道二位心底之意,故特此立誓:若我司空孟元事先知道李少帮主被金有德暗害一事,便让司空家断子绝孙,司空孤死无葬身之地,这一辈子无法为司空家手刃仇人!”

李壑与南宫俊忙道:“少侠(孟元)何出此言,我二人自然相信你。”

司空孤面色不改,点点头,继续道:“二位若果真信我,那么漕帮密约一事暂且可以放下,二位心中也不必过意不去,那个陆洵奈何不得我司空孤。只是在下现有一计,可让扬刀门倾覆于今日,但此计需要漕帮与陆洵联手,不知二位是否愿听?”

未等李壑表态,南宫俊却抢先答道:“孟元快说。”

司空孤心知南宫俊虽为人机敏,但Xing格略微急躁,于是在等李壑点点头后,才将早已备好的计划和盘托出。

未等司空孤说完,南宫俊便已经拍手叫好,而司空孤也不急不躁,待南宫俊将想法道明后,才继续讲下去,如是数次,司空孤才将计划完整道明。

南宫俊却已一副迫不及待的模样,似乎下一刻便能够雪耻报仇一般。李壑终究是老江湖,心思极为缜密,在将此计划翻来覆去思索后,才面露喜色,对司空孤点点头。心中也庆幸幸好司空孤是杨朔师弟,是他漕帮的朋友,若司空孤站到扬刀门那一边,怕是漕帮根本撑不到今天。心里也不自禁的对杨朔埋怨起来,杨朔有司空孤这么聪慧的师弟,可他却极不善权变,在处理帮内事务时总是按照规矩处理,这也是在李舟遭逢不幸后,李壑不肯将权力交给杨朔的原因之一。南宫俊虽说在帮内声誉极好,但在帮内元老看来,却是不及杨朔的。

李壑想到这里,却又不由得心下苦笑,明明大敌当前,怎么又考虑起继承人一事呢?不过若按照司空孤计划行事……这扬刀门似乎就是手到擒来而已。

李壑看向司空孤,却发现这个清瘦俊逸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换上那副微笑,李壑此时想到,这个微笑或许便是司空孤胸有成竹的象征。

在衙门后院厢房内,陆洵收到了司空孤送来的一封信,这司空孤前脚刚走,后脚居然便让人将信送了过来。陆洵心中虽有不满,却也将信封拆开,待看完心中内容,陆洵便暗暗下定决心——司空孤这个人若不能为他所用,那么必不可留。

而在扬刀门中,早早醒来的金有德已经接到漕帮中人出狱的消息——这距离他接到李壑入狱消息不过一个时辰而已。

金有德此时整个人都瘫倒在椅背上,作夜他睡得相较安稳,但一早醒来便有弟子告知金致信消失的消息,他本以为这个孩子是又赌气出走,于是只命几个弟子去寻他去处。毕竟扬州江湖局势不稳,若金致信落在漕帮之手,他金有德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那几个弟子却没有带回金致信的消息,却带回了漕帮被衙门扣留的消息,听闻这一消息的金有德大喜过望,还在众弟子面前用力抱了忧心忡忡的陆霓羽一下,让陆霓羽羞红了脸,他胸口也挨了重重一下。

可不久之后,却来司空孤与杨朔入衙门不到一个时辰,李壑等人就完好无缺走出来的消息,这倒是让金有德极为诧异。

而金有德却万万没有想到,让李壑等人出狱的原因之一便是他已经被割掉舌头的次子金致信,他更不可能预料得到,正是陆霓羽最疼爱的金致信将扬刀门带向了毁灭。

现在,乌云已经笼罩在扬刀门之上,电闪已至,雷鸣

《墨尘江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