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武道沐歌》四季沐歌官方旗舰店 Size Queen 武道沐歌大叔受

武道沐歌

武侠连载中

经典小说《武道沐歌》由雨夜的蛤蟆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小郎,朱大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很明显这向日葵少年一出手就极是不凡,比起前面的独狼和牛魔王不知道高明上了多少。 一阵冷风平地吹过,卷起颗颗冰屑,吹打在朱小郎的手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7 06:06: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武道沐歌》由雨夜的蛤蟆所编写的武侠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朱小郎,朱大郎,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很明显这向日葵少年一出手就极是不凡,比起前面的独狼和牛魔王不知道高明上了多少。 一阵冷风平地吹过,卷起颗颗冰屑,吹打在朱小郎的手

《武道沐歌》免费试读

很明显这向日葵少年一出手就极是不凡,比起前面的独狼和牛魔王不知道高明上了多少。

一阵冷风平地吹过,卷起颗颗冰屑,吹打在朱小郎的手背上隐隐作痛。

“那是?”

几枚飘飞的雪花从向日葵的周围中洋洋洒洒的扩散开来,随着冷风当空飘舞,雪花越飘越多越飘越密,没有多久的时间,整个擂台上已经以向日葵少年为核心开始下起了雪来。

少年长袖轻舞,玉手轻扬,缕缕的雪花随着少年手掌的翻转扬起成团的飞舞而出。

擂台上的景象瞬时变得绝美起来,那少年就如同是一株迎风傲雪的向日葵,摇曳在缤纷的满空落雪之中。

雪的来势更快,它们不断的凭空凝聚出来,无穷无尽,仿佛没有尽头,会一直这般下去一样,转瞬之间,就已经在擂台上堆砌了近尺深浅,就连朱小郎的脚踝都已经陷在了积雪当中。

这不是幻觉,是真真切切的落雪,朱小郎能清晰的感觉到在全身逐渐蔓延开来的冻麻之感。

“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自云良家子,零落依草木。朱大郎诗兴大发,痴痴地望着漫天席卷的飞雪,好久没见过如此美丽的雪景了。”

犯了花痴一般的朱大郎,露出了满脸的猪哥相。

朱小郎想要挪动一下已经变得有些酸麻的双腿,可是双腿竟然如同是被冻住了一般,不听使唤。

“噗嗤!”

向日葵少年一声轻笑,眼中满是鄙夷轻蔑之色。

“怎么样!我这《雪仙嫡印》的滋味不错吧?不要以为打败了几个废物,就沾沾自喜了?井底的蛤蟆眼中的天空永远都只有那么大。”

雪花依旧在漫天飞舞,它们轻轻地落在朱小郎的身上、肩上、头上、脸上、朱小郎一动不动,任凭着雪花不断的堆积,慢慢的他竟然成了一个雪人。

“快看!快看!擂台上下了好大的雪啊!”

“可不是吗,很久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咦!那个猪头好像有些不对劲?他不会是冻死了吧?”

“应该不会,刚刚我看他打起人来挺凶残的啊!应该不会就这点实力吧。”

“这你就不懂了吧!你见过那个凝脉期的修者能凭空落雪的?我跟你说,能在凝脉期,化物成形,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修炼的功法上乘。

能身怀这种功法的人,要不就是师出名门,要不就是家世显赫,就没有一个是普通人的。如今这猪头遇到了这么厉害的对手,被人家给冻死也不是不可能。”

“嗯!嗯!你说的也对。”

朱小郎这时候也真是遇到了劲敌,全身都被冰封的像个冰坨坨,还好他还有些先见之明,提前已经运好了《金刚加持印》在身上。

如今他还只是身体无法动弹,如果没有这《金刚加持印》在身,估计他此时真的就成为一具冰雕了,这向日葵也不知道是用的什么功法竟然这样厉害。

朱小郎病急乱投医,已经把从学校藏书阁中学习来的功法差不多都试了一遍,对这向日葵的冰封依然没有任何办法,甚至是铁头功都被他用上了。

看到朱小郎被自己的《雪仙嫡印》冰封成了雪人,向日葵口中轻哼一声。

“今天本少就也让你也尝尝弹脑崩的滋味,我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向日葵说完,右手轻抬扬起纤纤玉指,对着朱小郎那满是冰雪的猪头就是一连串的轻弹。

缕缕指风,激起周围的雪花,它们打着旋,随同指风一起打在了朱小郎的脑袋上。

“叮!叮!”轻响四散开来,向日葵的指风竟然被朱小郎的猪头完全都挡了回去。

“咔嚓!”

随着向日葵的指风被弹回,朱小郎那如同雪人一般臃肿的身体,开始轻微的活动了起来。

向日葵在旁看的一惊,他连忙双手再次轻扬,更多的雪花从他的手中再次飘出。

“想不到你还有几分本事,竟然在我的《雪仙嫡印》之下还能不僵。就让你再尝尝我这《雪仙嫡印》的第二重吧!”

《雪仙嫡印》,可不是一般的上乘功法那么简单,即使是在上乘功法中,它也算得上是顶级了。

功法难得,据向日葵的父亲说,这门功法还是他家祖上无意之间从云天大陆的虚无海中,在机缘巧合之下偶然得到的,得到之后他家先祖即凭借着这门功法扬名江湖,延绵至今。

要说《雪仙嫡印》难练难学,功法为独家还只是其一。

另外的就是修炼这门《雪仙嫡印》,想要大成的话,在修炼的时候,必须要寻得雪域中的一种稀有玄鼠。取玄鼠生前的最后呼出一口凝练寒气,作为修习功法的引子才行。

向日葵少年也才是半年多前,才由他的父亲千辛万苦的为他寻到了这一缕凝练寒气的。

就见向日葵少年,双手连动纤纤玉指柔弱无骨,接连结出了几个奇怪的手印。

顿时周围的景象大变,原本那些随风飘舞的大片雪花竟然全都飞旋着,贴合到了一起,雪花越变越大,越聚越多,最后竟然形成了一朵朵的白莲花。

原来的鹅毛大雪,很快就变成了白莲大雪,而且这一切却并没有随着雪花变成了莲花而结束。

这些白色的莲花,并不是像雪花一样纷纷而落,它们反倒是当空飞舞,围在了朱小郎和向日葵的身边旋转不停。

随着大朵莲花的不住旋转,白色的莲花开始从花瓣的尖端向下逐渐的蔓延,整瓣整瓣的变成了深蓝色,白莲花变成了蓝莲花。

“《雪仙嫡印》第二重雪域冰蓝。”

随着向日葵的一句雪域冰蓝出口,朱小郎原本已经开始松动的周身又是一紧,皮肤上竟然由外而内的开始凝结出了一层厚厚的蓝霜,针扎般的刺痛,也随之而来。

“这朵向日葵太他大爷的狠了。”

朱小郎强忍着针扎一样的刺痛,再次催动《金刚加持印》。

白莲转蓝,很快就蔓延了整个世界,擂台上已经从原来的雪域美景,变成了片片鲜活的亮蓝色,就连那细小的冰屑也同样的由白转蓝。

这诡异的一幕变化,让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诡异,雪花还能变成蓝莲,以前怎么没在江湖上听说过呢?”

“听说过?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身怀这种功法的人,哪里是你我这样的能够接触到的。况且了,我估计看过这功法的人,十有八九都应该不在咯。”

“雪域冰蓝?真的是你吗?”

此时在五楼嘉宾室内,坐着一个面容极为英俊的光头少年,他手中一边不断的把玩摩挲着一枚凝若羊脂的白玉扳指,一边满脸兴趣的看着擂台上那满空飞舞的深蓝色冰莲。

“呦!你说什么呢?是谁呀?”

一缕香风飘来,一个满身珠翠,身条婀娜的美艳女子满面春风的走了过来。

女子右手轻捏着一个琥珀色的玛瑙杯子,杯中盛着碧绿色的粘稠美酒,美酒就如同她的整个人一样,随着她的步履一漾一漾的掀点波涛。

看到女子走来,光头少年右臂轻轻地一揽,正好把女子揽在手中,低头轻轻的呷了一口美酒,忍不住说道:

“真香!”

“难道仅仅是酒香吗?”

女子秋波流转,一语双关的问道。

“酒香人更香。”

“就你会哄人。”

春葱般的手指正好点在俊美少年的光头上。

“你刚刚是在说谁?”

女子探头顺着光头少年的目光向着朱小郎所在的擂台看去。

“还不是我那未过门的妻子。”

“她是你的妻子,那我算是什么?”

女子贝齿轻咬着,满脸的不高兴。

“你是知道的,这是我爹的主意,前不久我爹就已经带着聘礼上门提亲了,我爹的脾气你还不知道吗?这事我改变不了。”

朱小郎又变得不能动了。

“胖子帮我一把,我要把这冰封彻底的破开。”

朱小郎拼劲全力,再次运转起《金刚加持印》来。八卦牌转动,朱大郎又开始了他疯狂的踩踏。

也许是朱小郎对《金刚加持印》更加的熟悉,也许是朱大郎今天特别的卖力。

总之,原本加持在朱小郎身上的如同水晶一般的《金刚加持印》,竟然在二人合力的催动下变成了一种淡金色。

淡金色的《金刚加持印》就如同是一个四方的大方块,不断的向外胀大。

“咔嚓!”

随着一声裂响,冰封住朱小郎的蓝色冰封,就如同是碎开的玻璃,顺着朱小郎的身体周围碎裂了一地。

“终于出来了。”

看着手臂皮肤中渗透出的如同疹子一般的点点血点,朱小郎心中大怒。

“这回该我了!”

朱小郎双手同时对着向日葵大力推出,一个淡金色的方形罩子一瞬间就罩在了向日葵的身上。

“咸鱼翻生!”

“猪头崛起!”

“猪哥发威!”

擂台上这瞬间的大逆转,一下子就让台下的气氛活跃起来。

虽说先前向日葵少年的功法很是惊艳,让大家过足了眼瘾,但那终归是一边倒的局势,缺少了对手,没有势均力敌的打斗场面出现。

这让原本预期是一场猪头怪大战向日葵的龙争虎斗,一下子就失去了应有的味道,大家心中难免会又所失望。

但是如今朱小郎突然的满血复活,立刻又把众人心中的预期点燃了。

“猪头威武!”

“猪头威武!”

“向日葵无敌!”

“向日葵无敌!”

现场立刻就分成了两派各不相让。

望着被自己的《金刚加持印》禁锢住的向日葵,朱小郎心中的得意无法形容。

“向日葵又怎么样?会下雪又怎么样?你敢冰封哥,哥就禁锢你,看我俩谁怕谁。戴着向日葵面具又能怎样?无非就是脸比别人大一些吗?哥会怕你个大脸?

哥的天才可不是盖地,就我这招《金刚加持印》禁锢,估计在

《武道沐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