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桑户人家》桑户人家 诸子百家 娘受 桑户人家全文无弹窗阅读

桑户人家

古代言情已完结

主角叫桑玉,林大山的小说是《桑户人家》,它的作者是游7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林大山才刚说完,王氏还没说话呢,只听得那边陈氏惊呼一声,“缝衣服?我说大哥,那女人又不能生儿子给你养老送终,有块麻布遮羞就是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25 00:06: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桑玉,林大山的小说是《桑户人家》,它的作者是游7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林大山才刚说完,王氏还没说话呢,只听得那边陈氏惊呼一声,“缝衣服?我说大哥,那女人又不能生儿子给你养老送终,有块麻布遮羞就是了,

《桑户人家》免费试读

林大山才刚说完,王氏还没说话呢,只听得那边陈氏惊呼一声,“缝衣服?我说大哥,那女人又不能生儿子给你养老送终,有块麻布遮羞就是了,还缝什么衣服。你有那闲钱,还不如给爹娘、你侄儿侄女扯块布做两件新衣裳。给那女人有什么用,不会下蛋的母鸡。哼。”

陈氏心里嫉妒得很,她这一年到头的也难有两件新衣裳,家里的银钱都是王氏在管着,虽然林大发在村里的私塾教书,可得的束脩也都交到了王氏的手里,况且,就算是林大发手里有钱,也拿去买酒去了,哪里会给她。王氏又是个守财的,你要想从她手里抠出一点儿来,那还真算你有本事。也只有在过年的时候王氏才会拿钱出来给家里扯布做两身衣裳。

陈氏也不是没有钱,她是有存私房钱的,哪个妇人没有点私房钱。可既然是私房钱,那就是瞒着王氏存的,自然就不可能拿出来扯布,这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你有了新衣服还能不被知道的,光是那李氏就是个眼睛尖的。

当时老大分出去的时候,陈氏也不是没有羡慕过,只是一想到如果也分出去了,她不光得下地干活,还得每天的做饭。她闲懒惯了,那样的生活她连想都不愿意想,顿时又觉得现在过也挺好的。

可是,一听到林大山说给桑玉扯了布要做衣服,她心里顿时又不乐意了。眼睛恨恨的盯着林大山的背后,那个女人有什么好的,来历不明的,还不能生娃,你还给她扯布做衣服,这不是浪费吗?又想起自己那口子,手里有了点钱就倒肚子里去了,哪里还记得自己。心里越发的把林大山跟桑玉恨上了。

可怜桑玉并不知道,她年纪并不大,在现代,也不过是个孩子,只是觉得这院子里的气氛很不好,她不想要针线了,拉了拉林大山的衣角,想走了。

林大山被陈氏这一番话说得脸色发烫,可他又是个不善言辞的,嘴唇动了几下,也什么话也没说出来,更没有注意到桑玉。

见林大山并没有否认,王氏脸上也难看起来了,陈氏心里越发的得意,言语上更是添了一把火。

“大哥,你咋个这样呢,你看娘身上那件衣裳还是前年做的呢,娘天天Cao心家里忙里忙外的,大哥你只想着那女人,咋不给娘做两件新衣裳呢。这女人来了不过个把月,大哥你就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娘心里该多难过。”

陈氏句句听着都是在说林大山不孝顺,心里只有媳妇儿忘了亲娘,王氏脸上越来越黑,眼睛刀子似的刺向林大山。林大山只讷讷的站在院子里,低着头,山一般的男子汉在这妇人面前竟无丝毫的气势,只任着陈氏指责。

陈氏的两个儿子林大宝跟林二宝听说要做新衣服,也在院子里闹着要要。

陈氏看着林大山,心里得意极了,安抚着两个儿子说大伯有钱,去找大伯要。

林大宝跟林二宝是林家下一代唯二的男丁,平日里被陈氏王氏宠得跟什么似的,家里有什么好吃的,都是尽着这俩的嘴,张氏的两个丫头时常都只有看着的份儿。到养成了他们见着什么好的就要的Xing子,还不要到手决不罢休。

王氏把这两个孙子眼珠子一样的疼,见两个孙子闹着要新衣服,又看了眼站在院子里木头一样的大儿子,想起刚才陈氏说的,心里又是气,想这儿子明明是自己生的,有好东西却不想着自己,尽给了外人。

心里越发的气了,手里的锅铲就对着林大山扔了出去。林大山没有躲,就任那锅铲砸到他身上。桑玉没想到那王氏居然来这么一出,说打就打了,被吓得一个哆嗦,心跳都慢了半拍。

王氏虎着脸指着林大山大骂道,“好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娘十月怀胎辛辛苦苦把你生下来,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还给你娶了媳妇儿,如今你有了媳妇儿就忘了亲娘,有了好东西也不拿来孝敬你亲娘,只想着你那连个蛋都下不出来的娼妇,老娘当初还不如把你溺在尿盆子淹死算了。”

还不解气,倒是越说越气,倒是从上面气势汹汹的下来,伸手便往林大山的脸上挠,林大山也不躲,只是任着王氏打骂,他脸上颇为无力的表情让王氏以为林大山是对她不耐烦了。

眼睛一撇便瞟到了躲在林大山身后的桑玉,刚天色暗王氏还没有看清楚,只隐隐约约看到林大山身后跟着个人,一把推开林大山,林大山也没想到王氏会突然大力推他,一个没注意,踉跄几下,好不容易站稳。

桑玉原本躲在林大山的身后,如此一来,就完全暴露在王氏的眼皮子底下了。她也被王氏这突然之举吓得不轻,呆愣愣的站在那里。很是无助的样子。

桑玉这无辜又无助的模样烧得王氏的心里顿时火辣辣的,她这辈子最厌恶的就是那种柔柔弱弱风都能吹跑的柳条美人,在她心里,只有不要脸魅惑人的狐狸精才长那样。

难怪一向最听话的大儿子会变成那样,原来都是这个狐狸精在背后捣鬼呢。

心里的火气像是浇了油似的往上面冒,她想也没想,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她儿子为了一个女人居然反抗她了。抡起巴掌就要往桑玉脸上扇去。

想王氏今年也不过四十多岁,正值壮年,又是庄户人家,常年干活,长得虎背熊腰的,浑身都是力气,这一个巴掌又是集齐心中的怒气全力发作的,要真扇到桑玉的脸上,那还了得,只怕一辈子毁容了。

桑玉只是个十五岁的女孩儿,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心中早就被王氏吓住了,哪里晓得这王氏说打人就打人,眼见着这王氏的巴掌越来越近,越放越大,脚底下像是生了根,移动不了半步。桑玉甚至能感受到王氏那大手挥过来时扇起的风,条件反射的紧闭上眼睛,只听得啪的一声,院子里顿时静得连根针掉在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到。

桑玉等了好一会儿,预期的疼痛并未降临。小心翼翼的睁开一只眼睛,就看到林大山挡在自己前面。

林大山替桑玉挨了那一巴掌,他皮肤黝黑,再加上又是傍晚,所以并没有看出什么伤。

他的脸上依旧如木头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就跟所有人这么多年看到的那样。若是仔细看,却能看到他轻轻的松了口气。刚刚他心都要跳出来了。眼看着自己母亲的巴掌离桑玉越来越近,他想也没想,就挡在了桑玉的前面,那巴掌就这么重重的落在他的脸上。

幸好,他动作快,不然桑玉就要挨打了。桑玉身子还那么虚弱,哪里挨得住娘的巴掌,只怕一巴掌下来,命都去了半条了。再说了,女孩儿家家的都爱美,娘的巴掌那么重,他一个男人家皮厚肉糙的挨两下没什么,桑玉细皮嫩肉的,要是伤到了,可怎么办呀。

王氏也没想到大儿子会突然冲过来,她那巴掌用了多大的力气她知道,就是存心要打花桑玉的脸的,到现在她的手掌还微微发麻呢。收回还在轻轻颤抖着的手,又看了眼脸色未变的林大山,心里闪过一瞬间的刺痛,却更快的被怨气所淹没,抡起拳头就向林大山身上砸去。还一边骂道。

“你这做死的小杂种呀,老娘是你的亲娘呀,你帮着外人来欺负你的亲娘,你要遭天打雷劈的呀,老娘打死你这作死的东西。”捶打了好一阵,见林大山木头似的,也觉得没意思。把矛头对准林大山护在身后的桑玉,“好你个小娼妇,也不知道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狐狸精,我林家是犯了哪路的神仙,要让你来祸害我儿子,闹得一家不安宁。早知道当时就不该把你留下,直接扔河里算了,现在好了,我最听话的老大也不听我的话了的,有了好东西也不来孝敬他亲娘了。我,我打死你这小娼妇,打死你这小娼妇。”

王氏狠命的想挠桑玉,只奈林大山一直护桑玉护得紧,王氏的爪子全都挠在林大山身上了。

林大有原本以为不过是跟平常一样,娘打骂两声就是了,哪晓得倒是愈演愈烈了。他一个男人家的也不好插手,忙朝站在梯子上看热闹的陈氏喊道,“二嫂,你快去把娘拉开呀。”

陈氏正看在兴头上,瞥了一眼林大有,笑道,“三叔,娘可是在教训儿子呢,我一个当媳妇的有什么资格呀,还是等娘气消了吧。”

林大有急得直挠头,眼下林老头儿又不在,像是预料到王氏会闹腾,林大山才刚来没一会儿,林老头儿就拿着烟袋哼着小曲儿进屋去了,现在也没有出来。看来他是不想管了。

林大有没有办法,只得到厨房里把自己媳妇儿拉出来。

张氏正在做饭,厨房里就只有她一个人在了。刚林大山来,王氏就出去了,接着陈氏也跟着出去了,原本还有李氏,只是没过一会儿就借着上厕所现在都没有回来,想必是偷懒去了。那李氏也是个爱偷懒耍滑的,才进门不过半年,做事只挑着轻的。张氏心里有气,不禁想起林大山分家的事了,若是他们当时也分出去,会不会比现在过得好。

就看见自家男人急匆匆的跑进来,“你咋了,跑这么急做什么,你去跟娘说饭马上就好了。”张氏一边忙着手上的活路,一边说道。

林大有此时哪里顾得上这些,拉着张氏的手就要往外走。

张氏脸上一红,这可是厨房里,叫人看见可咋个好呢。要让娘知道,还不止怎么骂她呢。忙躲过去,“你咋呢,说话就说话,动手动脚的做什么。”

林大有叹了口气,“娘又在打大哥了,你快些出去劝劝娘吧,大哥

《桑户人家》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